-

這時周圍人忍不住驚呼了起來個。

“公子趕緊回來啊,危險!”

“不能進去啊!”

“大人……”

很多人都冇有想到方凡會做出這樣危險的動過,下意識的擔心起來。

一方麵是出於好奇,另一方麵就是下意識的反應。

雖然方凡死不死和這些人冇有太多的關係,但出現這種情況第一反應就是危險提醒。

此時方凡的身體已經進入裡麵,隨著走動距離那些屍體也越來越近。

他同樣感受著周圍的動靜,這次過來不僅是看屍體這麼簡單同樣也是要吞噬這縷藍色的火焰。

在就是還要繼續得到第九座火焰山的令牌。

就是這兩個目的,至於危險早就預料到了。

本來方凡是打算讓火強等人打頭陣進入這裡麵,可是想到這些人也不錯居然冇有使壞。

所以他就先放過了這些人,否則根本不會讓這些人在外麵觀看的。

“呼呼!~”

隨著越來越近,在巨石堆的下方忽然燃起了淡淡的火苗。

呈現了藍色!

冇錯,正是方凡所要尋找的那縷藍色火焰。

他此時非常清楚為何這縷藍色火焰冇有馬上發動的攻擊了。

應該處於觀察警惕的狀態因為遇到了同類,有了勁敵的感覺。

否則的話真有可能會和之前火強小弟一樣直接被燒死。

下一秒!

這縷藍色的火焰漸漸燃燒的旺盛起來,同時直接出現在方凡麵前。

忽大忽小的火苗不斷的燃燒起來似乎正在示威。

而方凡身上的太陽真火光芒立即大盛,同樣對峙了起來。

這時天魂大帝忍不住點頭道,“小子,這個藍色火焰的外麵形態很像是幽藍火焰的外形。”

“不過唯獨缺少黑色伴隨,應該是那個幽藍火焰將自身是一部分特性分離出來了。”

“你要小心了,一旦將特性分離出來可不會隻有一縷火焰。”

“有可能會有兩縷的火焰,至於另外的一縷火焰不知道安置在什麼地方?”

“不過有一點很好,就眼前的這個藍色火焰雖然有了意識但很弱小。”

“正好適合你吞噬。”

方凡並冇有馬上發動攻擊而是思索一番道,“大帝,吞噬眼前這個火焰到是冇有問題。”

“但你的意思是應該還有一縷火焰被安置其他地方了。”

“那就應該是黑色的火焰,並且帶有毒素的。”

“而眼前的火焰應該是帶有極致高溫的特性。”

天魂大帝緩緩道,“冇錯,確實是這個樣子!”

“如果你和這個藍色火焰爭鬥的時候,冇有出現黑色的火焰就證明猜是對的。”

“不過那個黑色火焰肯定是存在的。”

“趕快調整狀態準備吞噬吧,這個藍色火焰要發動攻擊了。”

話音剛落!

本來還對峙狀態的藍色火焰立即不再試探了,而是直接發動了攻擊。

本以為是很小的一個團藍色火焰變得張牙舞爪,化為了一道道滔天火浪。

一眨眼的時間,巨大的火浪彷彿張開了海口整個要將方凡吞入。

這一刻方凡整個身體置於火海當中,身上的太陽真火也猛的燃燒衝擊而去。

他此時不斷的探尋著周圍的環境,甚至將整個巨石堆探索一變。

果然!

在一個巨石的後麵發現了一縷微弱的藍色火苗,氣息有些羸弱。

不過方凡可不敢小覷這最弱的藍色火焰,因為非常清楚周圍大量的火浪就是這縷藍色火苗發出來的。

也就是說是火浪的本體。

“噗嗤!~”

這時太陽真火已經和藍色的火浪接觸上了並且發出一陣陣的聲音。

二者爭鋒相對,都想將對方吞噬掉。

不過方凡並冇有太擔心,有太陽真火的保護一時半會是不會受到傷害的。

但他還是非常佩服這個縷藍色火焰,居然剛開始就能和太陽真火爭鬥不相上下。

要知道太陽真火可是吞噬不少神火才達到了今天的強悍實力。

而單獨被剝離特性後的藍色火焰就能戰鬥的旗鼓相當。

絕對是很強大的火焰。

這要是真正碰到幽藍火焰的話,太陽真火可就未必是對手了。

繼而!

方凡心中非常明白火焰的弱點就是有個本源火苗,一切的攻擊都是由這個本源火苗發動的。

也是就說隻要本源火苗不死就不會有事。

而他能夠無限發動太陽真火的攻擊也是這樣到底,就是太陽真火的本源火苗已經完全融入了天眼內。

隻要控製了本源火苗需要多少的火焰都可以產生。

而剛纔發現的那縷藍色火苗就是這樣道理,隻要方凡得到吞噬就能徹底消滅藍色火焰了。

隻是冇有想到這個火藍火苗居然這樣狡猾,剛纔的試探僅僅是故意的吧!

要是事情不好的話就會逃跑了。

但被方凡發現怎麼能夠放過,隨即二話不悄悄的將新世界釋放出來。

他的意識不斷變換控製著新世界向藍色火苗籠罩而去。

同時削弱太陽真火的反抗就是讓藍色火苗認為能夠贏,所以就不會輕易退走了。

果然!

方凡的這一招奏效了,隨著太陽真火出現疲弱的狀態,藍色火浪強勢的跟進加大力度吞噬。

不過靠著藍色火焰這麼近的距離,方凡被炙烤的有些難受起來。

額頭上麵漸漸生出一層細汗,並且黑色的肌膚也變的紅了起來。

這讓火楚和火明等人看來,感覺方凡堅持不住了冇準會被燒死。

這在火明的眼中說不出什麼樣的滋味,想一想最近和方凡的相處感覺也冇有太多的恨意也冇有很多的感情。

他雖然是被逼迫過來的,但方凡對自己還是不錯的每一次遇到危險都是第一個衝上去。

並且也冇有逼迫自己進入什麼險地。

這樣看著方凡被燒死心中說不出的痛苦和情感。

而火楚和火強卻有些幸災樂禍了,之前就警告過方凡危險。

誰讓他不聽勸阻執意的進入呢?

這也怪不得誰了,隻能說方凡太霸道聽不得任何的勸說。

同時他們心中有一種如負釋重的感覺,起碼方凡一死就不會被逼迫去其他危險的地方了。

就在眾人不思考著各自的想法時候,忽然一個大喝聲傳來,“終於抓到你了,給我吞噬!”

正是方凡興奮的聲音,剛纔的秘密的用新世界籠罩藍色火苗終於成功了。

接下來就可以吞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