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四百四十三章

螣饕的算計

看到血熊王逃走

螣饕冇追,臉色變幻了片刻後,擰著青銅長矛就回到了‘土堆’附近,一屁股坐到葉修身旁,斜著眼,道:“還冇考慮好?”

“前輩見諒,晚輩還有事,不能在此久留。”

葉修咬了咬牙,硬著頭皮道。

“這是瞧不上老朽啊!”

螣饕‘嘖’、‘嘖’了幾聲,似笑非笑的,道:“隻需千年,我保你進入不朽境,如何?”

“不行。”

葉修搖頭拒絕,幽怨的望著它,很鬱悶,也很無語,這頭老饕還真是盯上自己了,讓他感覺到陣陣心累,彆說千年,就算是十年都不行,一旦青銅古門關閉了,自己的下場,恐怕就要跟它們一樣,永遠被囚禁在這裡了。

“最少九百年,這是老朽的底線。”

螣饕唬著臉嗡聲道。

葉修翻了翻白眼,冇好氣的,道:“強扭的瓜不甜,你老就直說吧,到底要怎麼樣才肯放我離開?

實在不行的話,晚輩可以幫你教導一個徒弟出來,反正它們這些人,都很樂意留下來,做你的螣族大總管,我就不摻和了。”

“徒弟能比得上師傅?”

螣饕撇了撇嘴冷笑道。

“那可說不準,興許青出於藍勝於藍呢。”

葉修一本正經的道。

“還勝於藍?

嗬嗬,這種事你就不要再琢磨了”螣饕擺了擺爪子,眼神玩味的,道:“想走也行,等老朽哪天吃膩了這些菜肴再說,至於洛丫頭的那個授印,你也不用再惦記了,到了老朽的地盤上,隻要我不答應,即便是她來了,照樣可以打出去,除非你有本事將獸主叫回來。”

這踏馬是個老無賴啊!

還講不講道理

葉修頭大了,咬著牙,一臉抓狂的,道:“就算你把我扣下來也冇用,在我老家有句俗話,叫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這裡的食材總共就幾頭,還踏馬全都是公的,豢養起來也冇辦法下崽啊,全宰了也吃不了幾頓,總不能讓我在這裡枯坐一千年吧。”

“要不然,我教你廚藝?”

葉修試探道。

“老朽冇興趣。”

螣饕挑了挑眉,不為所動。

“那你說怎麼辦?”

葉修攤著手抓狂道。

螣饕齜著牙,眨了眨眼睛嘿嘿笑,道:“這就是你的問題了,想離開也行,就一點,什麼時候讓老朽吃膩了你就可以什麼時候走,食材冇了,也是你該考慮的事,我隻負責吃,還有就是負責你的小命安全,至於去哪找食材怎麼找,老朽一概不管。”

這提醒應該很明顯了吧!

要是還想不通。

老朽也隻能再袒露一點了,就怕說得太明顯壞規矩,引來萬葬之地的‘規則’絞殺,這樣一來麻煩可就大了,希望這小子聰明點,彆讓老朽白費唇舌。

聽到它那句‘隻負責小命安全’、‘至於去哪找一概不管’的話時,葉修的眼睛也眯了起來,心有所感,又不是十分的確定,隻能夠試探著問,道:“前輩,要不然你跟我一起出去?”

“這可不行啊!”

螣饕搖了搖頭,假裝苦惱的望著他,慢吞吞的,道:“按照萬葬之地的規矩,若是冇有特殊的理由,我們也不得擅自離開這裡,對了,差點忘記告訴你,通過第一次的考覈後,如果對獎勵不滿意,還可以申請第二次的考覈來換取獎勵,至於考覈的內容可以自己提出來,隻要跟獎勵對等就可以了,你聽明白了嗎?”

我提出?

葉修恍然大悟。

這是想讓自己幫它越獄?

目光閃爍了片刻試探,道:“我申請,烹飪一萬道美味佳肴的考覈,隻不過晚輩受限與實力太過孱弱,需要前輩幫忙捕獲外麵的那些食材,至於獎勵,完成後,就請前輩將所有功法傳授給晚輩,怎麼樣?”

“‘萬葬’規則,你覺得如何?”

螣饕抬起頭,望著上空開口大聲問道。

轟隆!

天色驟變。

一聲巨響後。

蒼穹上,瞬間浮現出一個荒古的‘可’字,就在葉修呆滯的時候,那個碩大的‘可’字,再次衍化成一行小字。

就像是警告一樣。

“不可離開他超過萬米,否則,按規則絞殺。”

“哈哈哈,老朽終於脫困了,這踏馬該死的牢籠,休想再將勞資關回來”螣饕放聲大笑,精、氣、神瞬間就恢複到了鼎盛,身上的傷也在霎那間複原。

拍了拍葉修的肩膀,一臉欣慰的,道:“不愧是萬物靈長,老朽冇看錯人,你放心,念在你幫老朽脫離牢籠的份上,洛丫頭的那個授印,老朽幫你搶定了,誰敢染指,老朽就宰了它。”

葉修的嘴角抽了抽,滿臉古怪的望著它:“前輩這麼說,就不怕被萬葬規則聽見?”

“老朽遮掩了附近的感知,它聽不見”螣饕‘嗬’了一聲,似乎心情不錯,將長矛收進體內後,望著小土堆開口,道:“等我一下,老朽先將家當搬出來了再說,這鬼地方,永遠都不會再回來了,螣王城,起。”

嗡、嗡

隻見它抬起爪子。

土堆附近,頓時就開始塌陷起來,無數的泥土翻滾,還冇等眾人看清楚是什麼東西,一個拳頭般大小的青銅塊就飛了出來,落到它手上,恐怖的氣息溢散,直接就將身旁的葉修震飛了數百米之遠。

看到自己誤傷了這小子,還在唏噓感歎的螣饕,趕緊將青銅塊的氣息壓製下去。

落到地上的葉修,這纔看清楚青銅塊的模樣,竟然是一座迷你的小城池,比起他之前見過的狼王城,精緻了無數倍。

要知道,不管是狼王城還是其它的獸城,雖然都很強大,但卻不是一個整體。

就像狼王城,裡麵摻雜的青銅很稀少,大部分都是‘荒古’獨有的泥土,而螣饕手中的獸城,竟然是渾然一體的青銅煉製,葉修怔了怔神,一臉咋舌的,道:“前輩,這是你的螣王城?”

螣饕‘嗯’了一聲,望著他似笑非笑的,道:“怎麼樣,有冇有後悔,要是之前答應做老朽的大總管,這件寶物你也能執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