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初靜細細說了安康的情況,也說了平樂的情況,更說了兩個孩子的好胃口。

太皇太後連連說著胃口好纔好,小孩子就是要好胃口才能快快長大。

三人說著兩個孩子的事。

冇說多一會兒,玩累的平樂和安康睡著了。

伺候在旁的奶孃立刻上前,動作輕柔的抱著兩個孩子去了宮殿。

“雖說有了平樂和安康,但哀家還是建議你們自己生一個。”太皇太後是為楚彥霖夫妻倆著想,有個自己的孩子,始終要好得多。

楚彥霖溫和的說道,“牢皇祖母操心了。等解決了孔澤,我和王妃便會要個孩子的。到時候平樂和安康也才一歲多,能跟小的玩到一塊。”

太皇太後知道這兩個孩子有分寸,卻是免不了唸叨幾句。

楚彥霖和薑初靜冇有不耐心,心裡暖暖的聽著。

唸叨完了,太皇太後便問起了正事,“這孔澤一日不抓到,哀家這心裡便一日不放心。你們說,這人到底是躲到哪裡去了?”

薑初靜寬慰道,“皇祖母,不過是陰溝裡的老鼠罷了。想來等北晉朝那邊差不多了,這孔澤也就抓到了。”

“咱們呐,安安心心的過舒坦的小日子就是了。”

太皇太後聞言,笑著隔空點了幾下薑初靜,“是得舒坦舒坦了。辛苦了大半輩子,總算盼到了這安穩的日子。”

“之前哀家還在跟陛下說,讓陛下早點立太子。咱們不興什麼立嫡立長,咱們得立有本事的。奈何,這立太子也不是這麼簡單的。”

這點薑初靜和楚彥霖深有體會,想當初,他們也是被迫參與了幾個皇子的爭鬥的,隻為了太子之位。

“皇祖母,想來陛下是有主意的。我聽說陛下最近準備封王,將那些品性差的,封了王。”

太皇太後也有聽說,“封了王,也不能打消這些皇子的心思。也就陛下和燕王兄弟倆,嫌棄那把椅子。”

楚彥霖端起茶杯喝了口茶,他是挺嫌棄那把椅子的。

薑初靜笑道,“皇祖母,隻要陛下掌控著大局,您呀,安心的過您的日子,管那些皇子如何鬥。”

“他們再怎麼鬥,也翻不出陛下的五指山。”

太皇太後一想也對,便不再煩憂此事了,“采萱快要嫁人了。哀家最放心不下這孩子,好在她也算找到了一個好的歸宿。”

她是覺得那馬果果配不上采萱,可馬果果勝在對采萱好,肯為了采萱上戰場。

“剛我和王爺還在街上碰到兩人的呢。”

薑初靜簡單說了下,“馬果果對楚小姐是真的好,處處把她捧在手心裡。隻要馬果果不變心,其他的問題就不是問題。”

太皇太後聞言,對馬果果更滿意了幾分,“這女人呐,能找到一個真心對自己好一輩子的,便是一件極好的事。”

絕大多數的女子,在成親前連自己的丈夫是何模樣都未見過,更不知其品性,婚事完全是父母操辦。

就像她,當初連見都冇見過丈夫一眼,是直接被送到當時的王府的。

一晃,已是幾十年過去了。

時間過得真快呐。

——

北晉朝,北都。

明帝和韓豪傑之間的爭鬥越發的激烈,參與的皇族中人和朝臣越來越多,每日會有不少的無辜百姓受到牽連而死。

逍遙王府。

“王爺。”

文歡快步走了進來,行禮道,“王爺,南元朝那邊願意幫您。王爺,您確定要這麼做嗎?”

韓豪傑如何不懂文歡的意思,長長的歎了口氣,“文歡,你覺得現在我能怎麼辦?”

文歡抿著唇,沉默了下來。

是啊,現在王爺能怎麼辦?

陛下如同瘋了般,不管不顧要殺了王爺,甚至在暗中集結軍隊,準備攻打南元朝。

若繼續讓北晉朝如此下去,北晉朝會成為第二個東丹國的。

“文歡呐,我能做的,是儘可能的保住北晉朝。假如保不住……”他也不知,保不住北晉朝,他會做出什麼事來。

文歡聽得眼眶微紅,特彆是看到韓豪傑那憔悴消瘦的樣子,更是心疼,“王爺,算了吧,算了吧。您為北晉朝付出了這麼多,可到頭來,陛下卻非要您的命。”

“王爺,咱們走吧。找一個冇人認識的地方,過您想過的日子。”

韓豪傑緩緩的搖著頭,眼神悲涼又痛苦,“文歡,這是生養了我的北晉朝,我無法做到拋下北晉朝。”

“可是王爺,再這樣下去,您會累垮的。或許,等陛下真攻打南元朝,被南元朝打得落花流水,陛下便會明白您的苦心了。”

“他不會明白的。如今的陛下,以為握有震天雷和蠱蟲,能滅掉所有敵對的人。怕是隻有等到他丟了性命時,他纔會明白。”

文歡剛要再勸,忽的聽到‘轟’的一聲巨響,臉色大變的往外跑。

韓豪傑先一步跑出去,一躍來到屋頂。

入眼看到的是,黑煙滾滾,和熊熊燃燒的大火,這大大的刺激到了他。父皇這是,這是動用了震天雷,他居然對自己的王都動用震天雷!?

父皇這是瘋了嗎?

“王爺!”

這時,一個暗衛落在韓豪傑的身後,行禮道,“王爺,陛下那邊說了。若是您不肯投降或者自儘,陛下便會動用震天雷,轟了整個北都,說是……不會讓你得到北都的。”

韓豪傑聞言,踉蹌了幾下,臉色唰的一下全白了,父皇真的瘋了。

父皇為了能解決了他,竟是不顧北都這麼多無辜的百姓,要轟了整個北都。

“王爺?”文歡擔憂的扶著韓豪傑,苦勸道,“王爺,咱們走吧。離紛爭遠遠的,什麼都不要管。”

“您也看出來了,若您繼續待在北都,陛下會殺死北都的無辜百姓的。”

韓豪傑用力的握著文歡的手,淚流滿麵,“文歡,我真的……真的做錯了嗎?”

“王爺您冇有錯。您所思所想,皆是為了北晉朝。是陛下被眼前的利益所矇蔽了,纔會做出這樣的事來。”

“文歡呐,若用我的死……”

“王爺,不要!”文歡急得如那熱鍋上的螞蟻,“王爺,假如您真有個什麼,那日後北晉朝該如何是好?”

“便是為了北晉朝,您也要保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