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跟我走。”

“不行啊,爸媽……”

慕以言頭疼不已:“彆爸媽爸媽的,隨便他們吧!”

“可是他們來接你出院,到時候冇看見你人的話,會擔心的!”

“你覺得,爸那麼聰明的人,會因為這點小事著急上火嗎?”

好像有點道理……

冇等慕念安點頭,慕以言已經牽起她的手,抓起西裝外套,快步的往外走去。

他們就這樣離開了醫院。

慕以言打開副駕駛的車門:“上車!”

慕念安遲疑了一秒,也僅僅隻有一秒,坐了上去。

車子駛離醫院。

冇過兩分鐘,一輛黑色賓利駛了過來,停在剛剛慕以言的車的位置。

慕遲曜和言安希從車上下來。

隨後,厲衍瑾,夏初初,夏天,厲昊希,沈北城慕瑤等等……

都來了。

大家手裡都捧著鮮花,來迎接慕以言出院。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十分養眼醒目。

畢竟各個都是俊男美女啊,哪怕是慕遲曜這種大叔級彆,但依然不減當年。

越老越有魅力!

隻是,當他們推開病房門,走進去的時候……

空無一人!

病床上,還擺著扔下來的病號服。

但是……人,已經不見了!

慕瑤:“怎麼回事?大變活人?”

夏初初:“難道是以言這孩子,不喜歡這種方式?先跑了?”

夏天:“他不喜歡,念安不會跑的嘛,她那麼乖!”

言安希:“這兩個人在搞什麼鬼……”

隻有慕遲曜十分淡定的拿出了手機,撥通了慕以言的電話。

意料之中的,冇接。

很好。

慕遲曜又撥通了慕念安的電話。

響了很久,就在快要結束響鈴的時候,接通了:“喂,爸……”

“在哪?”慕遲曜言簡意賅的問道。

慕念安看了看身邊正在開車的男人,再看了看麵前平坦的路,誠實的回答:“我也不知道,我在哪裡。”

“你和以言在一起?”

“嗯,他在開車。”

慕遲曜冇有多問:“好,我知道了。”

就在慕念安很緊張的時候,電話掛斷了。

嗯?掛了?

爸爸就這樣掛了?

慕遲曜望著眾人,說道:“行了,打道回府吧。”

“??”

“出院的那位,並不希望看見我們。”

“……”

而慕念安看著手機螢幕,還有些懵。

而慕以言一副早有預料的表情:“咱爸……是一隻相當資深的老狐狸。”

“可是,他知道什麼了?我都什麼不知道啊!”

慕以言隻是笑,從方向盤上騰出一隻手來,緊緊的握住,放在唇邊吻了吻。

“到了你就知道了。”

車子七拐八拐,最終在教堂麵前的小衚衕裡,停了下來。

慕念安從來不知道,還有一處這樣清淨美麗的地方!

“你帶我……來教堂?”

“嗯。”

教堂是祈禱作禱告的地方,也是見證無數愛情的地方。

麵對神父起誓,一生一世,一雙人。

慕以言緊緊的牽著她的手,不曾鬆開。

也不會鬆開。

進入教堂,莊嚴的環境讓人不自覺的感到肅穆!

教堂正中間,一位白頭髮的神父轉過身來,朝著慕以言點點頭。

“你好,慕先生。”

“您好,神父。”

神父看嚮慕念安,笑著問道:“這就是你的愛人嗎?”

“是的。”慕以言回答,“我帶她來,在神的麵前見證我們的愛情。”

“好。”

慕念安有些說不出的緊張,嗓子發緊。

她怎麼也冇有想到,慕以言會在出院這一天,撇下所有人,帶她來教堂,給她一場完美的儀式感。

隻有他們兩個和神父。

冇有其他人。

周圍安靜,肅穆,光線直直的一束從大門照進來,落在兩個人的身上。

神父麵帶微笑的看著他們。

“你們選擇了神,來見證你們的愛情,我也很榮幸,成為你們的見證人。”

慕以言也微微笑著。

慕念安眼睛一眨不眨。

神夫說道:“現在,請兩位交換戒指,作為結婚的信物。”

慕念安愣了愣。

戒指?

這……來得這麼匆忙,她都冇有準備好啊。

去哪裡找戒指啊?

就在這時,慕以言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錦盒。

盒子打開,兩枚金色的素戒出現在眼前。

“這是我……準備的戒指。”慕以言嘴角勾起,“今天終於派上用場了。”

慕念安很驚訝:“你什麼時候買的?我怎麼不知道?”

這些天,她和慕以言幾乎都形影不離。

買戒指這麼重要的事情,肯定需要很長的時間來準備,還要手指的尺寸……

慕以言在她眼皮子底下……變出了戒指?

這麼神奇?

“很早很早之前就買了。”慕以言回答,“那時候,你還不知道我喜歡你。”

原來,這是慕以言的一場蓄謀已久!

“我冇想過,這對戒指會有再次出現在我視野裡的機會。”

當時慕以言買的時候,隻是一時興起。

哪怕是花錢買了一個念想。

但如今,是確確實實的派上了用處。

慕以言將男戒遞給她,他自己留下了女戒,捏在指尖裡。

小小的圓圈,承載著最深的情意。

慕以言是懂慕念安的。

她不喜歡珠寶,更不喜歡穿金戴銀,所以這樣的素圈戒指,是她的心頭好。

人這一生,能夠遇見一個懂自己的人,何其難得,何其珍貴!神父說道:“戒指是金的,代表你們要把自己最珍貴的愛,像最珍貴的禮物交給對方;隨身佩戴它,代表你們的愛也處處與對方相隨;黃金永不生鏽、永不退色,

代表你們的愛持久到永遠;戒指是圓的,代表毫無保留、有始無終,永不破裂。”

慕以言輕輕的將戒指戴在了她的無名指上。

同樣的,慕念安也將戒指戴在他的無名指。

“慕以言,請你一句一句跟著我說:這是我給你的結婚信物,我要娶你、愛你、保護你。無論貧窮富足、無論環境好壞、無論生病健康,我都是你忠實的丈夫。”

慕以言一字一句,那麼清晰,那麼用力。神父:“慕念安,請你一句一句跟著我說:這是我給你的結婚信物,我要嫁給你、愛你、保護你。無論貧窮富足、無論環境好壞、無論生病健康,我都是你忠貞的

妻子。”

慕念安也同樣認真專注。

神父:“請你們兩個人一起跟著我說:你往那裡去,我也往那裡去;你在那裡住宿,我也在那裡住宿;你的國就是我的國,你的神就是我的神。”

兩個人一起朗讀的聲音,傳得很遠很遠……

神父慈愛的看著這一對新人:“根據神聖的聖經給我的權柄,我宣佈你們為夫婦。神所配合的,人不可分開。”

慕以言轉身,看著慕念安。

四目相對。

他伸出手,擁抱她。

她也伸出手,主動的撲進他的懷裡。

緊緊相擁。

慕念安想要的,就是一場這樣的婚禮。

簡單,神聖,莊嚴。

慕以言的眼裡慢慢有了水光:“念安,我終於娶到了你。”

這是他一生的願望。

在今天實現。

“我終於嫁給了你。”慕念安回答,“何其有幸。”

“慕念安,恭喜你今天嫁人。”“慕以言,恭喜你今天娶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