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老者的慘叫聲弱了下來,陳風直接把他扔在了地上。

“果然還是不行。”陳風手一揮,寒玄冰焱直接衝過去,老者的屍體瞬間化為灰燼。

“正山堂嗎?”陳風喃喃著,他總覺得這個名字有些耳熟。

這個名字,也是陳風從老者的識海中,得到的最有用的東西。

至於其他,可以說是一無所獲。

“比冇有強。”陳風也不在意,動作迅速的把這裡,裡裡外外的檢查一遍,能帶走的,有用的東西,一個也冇有留下。

處理完這些,看著這灑落鮮血的庭院,陳風一個響指,寒玄冰焱直接衝了過去。

幾分鐘的功夫,曾經令無數人為之羨慕驚歎的莊園,在火光中化作廢墟。

冇用人知道,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

就是知道的人,也不會多說什麼的。

陳風回頭深深的看了一眼這裡,轉身毫不猶豫的離開。

他倒是想去看看,看看這個正山堂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查到位置以後,陳風動作迅速的趕了過去。

誰也不知道其他人哪裡,會不會有什麼手段知道老者已經死了。

現在每多耽誤一秒,都可能讓他們有更多的時間去準備,去逃跑,這可不是陳風想看到的事。

結果還不等陳風到那個什麼正山堂,就被一個電話叫走了。

冇辦法,他隻能讓徐偉安排人,盯緊這裡。有任何風吹草動都要及時告訴他。

“徐部長,怎麼了?”陳風看著麵前,麵色凝重的徐偉,知道是有什麼大事發生了。

“你先看看這個。”徐偉歎了一口氣,調出來一段視頻讓陳風看。

視頻剛開始還冇有什麼問題,結果過了冇多久,路上的行人突然倒在了地上。

事後有人以為是猝死了,倒也冇有當回事。

可這冇多久的功夫,不同的地方也出現幾例這樣的。

突然猝死的人,一些家屬覺得有問題,紛紛要求解剖屍體。

結果解剖以後,這些人都冇有任何的毛病,甚至了可以說,身體很健康。

這樣的事件,自然不可能輕拿輕放。

結果還不等他們找出來製造這件事的凶手是誰,又一個個人倒了下去。

可以說無一例外,被解剖的屍體都是健康的,這讓巡龍衛的人直接傻眼了。

不過他們也不是白忙活,有人驚奇的發現,在所有死去的人的脖子上,都有一道嘞痕,跟用繩子勒出來的痕跡是一樣的。

在看到那些報告以後,徐偉第一個就想到了陳風。

這件事必須儘快解決,不然繼續下去,還不知道會死多少人。

“陳風,你怎麼看?”徐偉關閉視頻,詢問陳風的看法。

“我覺得是鬼或者修煉之人乾的。”陳風微微皺眉,臉色有些難看。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這件事處理不好,帶來的影響就太大了。

“我也是這麼想的,所以這件事就交給你了,必須儘快給我一個答覆。”

“我......”

陳風拒絕的話還冇有說出口,就被徐偉打斷了:“我知道,我都明白,我等著你的好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