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飛影氣喘籲籲地抓住前方那人的肩膀。

前方那人回過頭來,“你找誰?”

飛影一愣。

這個人的背影那麼像冷幽倚,結果卻是認錯人了?

又錯過了嗎?

飛影有些失落。

“對不起,我認錯人了。”他失魂落魄地走在桃花林中。

緋色的桃花沸沸揚揚,有風吹來時,捲起了無數花瓣。

桃花灼灼。

卻不見宜室宜家。

飛影黯然離開時。

卻驀然瞧見。

滿樹嬌豔之下。

冷幽倚站在不遠處,眉目輕然。

“你在找我?”

她的聲音還是一如既往冷漠簡短。

飛影一怔,“冷幽倚?”

“真的是你?”飛影三兩步走過去,一把抓住冷幽倚的手,忍不住再次問道,“真的是你?”

“是我。”冷幽倚說。

飛影看著尋了接近一年的冷幽倚。

一時間,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落英繽紛而下。

花瓣雨落,蕩起了層層緋色雲霞。

冷幽倚在外麵闖蕩了一年,皮膚稍稍黑了一些,在桃花的輝映下,人麵桃花相映紅。

伊人立花下,花骨冷宜香。

飛影第一次察覺到,冷幽倚長得挺好看的。

他也是第一次有那種怦然心動的感覺。

飛影定定地看著冷幽倚。

冷幽倚摸了摸臉上,“看什麼?”

“冇......”

“花看過了,累了,回去吧。”冷幽倚說罷,轉身就走。

飛影有一瞬間的不知所措。

“愣著乾什麼?”冷幽幽走了一陣,發現飛影還站在原地。

她伸出手,“回家。”

飛影嗓子發緊。

冷幽倚說的是,回家。

回家!

“難道,你願意跟我回聞京城?”飛影問。

冷幽倚不解,“還有彆的家?”

“冇了。”

“哦。”

飛影走到冷幽倚身邊來,試探了好幾次才牽住了她的手。

冷幽倚的手發涼。

那隻手因為常年練功,手上有不少繭子。

手指細長,卻非常有力。

飛影在抓住冷幽倚的手時,冷幽倚也抓住了她的手。

兩個人並肩而立,穿梭在桃花雨中。

江湖十年,終成眷屬。

秦偃月和東方璃看到飛影和冷幽倚回到聞京城來,並且飛影暗搓搓準備婚禮時,這兩個人才鬆了口氣。

飛影的生長環境太差,從小被灌輸的絕情觀念太濃鬱,導致他性格有些偏執。

偏執到近乎鑽到牛角尖裡出不來。

冷幽倚用了十年“感化”,終於將一塊冷冰冰的,鑽到牛角尖裡的石頭給感化成功了。

這著實讓人有些感慨。

冷幽倚和飛影的婚禮是在三個月後舉行的。

同樣,冇有大肆舉辦,隻是把聞京城最好的酒樓給包場了而已。

這對最不令人看好,也是最不容易脫單的兩個人終於走到一起,也算是譜寫出一段佳話來。

飛影和冷幽倚的婚禮結束後。

秦偃月與東方璃冇有立馬回宮,而是偷偷溜到街上走了走。

“老七......”

“嗯。”

“他們兩個是最後一對了。”

東方璃不明所以。

秦偃月深深地撥出一口氣,“咱們身邊的同齡人,一個個都成雙入對了,我一直髮愁飛影和冷幽倚這對。”

“現在他們終於成眷屬......”

東方璃微微一笑,“你想說什麼?”

秦偃月也跟著笑,“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就是覺得,圓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