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少爺囤貨是不看年齡的,隻要與兒童沾邊的,他都能掃蕩一番。

“你到底多買了幾條?”

歐陽煜嘿嘿地道:“我也不知道,我就是看著漂亮的裙子,隻要是兒童款的,我都買下來了。”

楊希:“……”

“老婆,你放心,我冇有親自出麵買裙子,我都是讓他們去買的,彆人還不知道我要當爸的事情。”

楊希想說的是,萬一她生的是兒子呢?

那些裙子給誰穿?

“老婆,萬一是兒子,也無防,孩子小時候雄雌難辯,讓兒子也穿穿裙子,夏天的時候還涼快呢。”

某位未出生的小爺:……

楊希被這個男人的舉動無語得扭頭望著車窗外的街景。

好一會兒,她扭頭,伸手就揪住了歐陽煜的耳朵,“還不想跟我說實話是吧。”

“我說的都是實話,我也不知道買了多少條裙子的。”

“不是裙子的事,你瞞著我什麼事?”

歐陽煜黑眸閃爍。

人說一孕傻三年,他怎麼覺得他老婆懷孕後,非但冇有變傻,反而變得更加的聰明瞭。

嗯,肯定是受他影響。

他這麼聰明的人,楊希天天跟他在一起,受他影響,這智商就直線上升,變得跟他一樣聰明瞭。

“說老實話。”

“回家再說,行嗎?”

楊希冷哼了一聲,鬆開了揪著他耳朵的手。

司機和保鏢都覺得大少爺就是個妻管炎。

大少奶奶一出手,大少爺秒慫。

……

“怎麼可能?晴晴回來了怎麼不跟我說?”

書房裡,楊希聽到好友回來的訊息,擺明瞭不相信。

“藍崢過來了倒是真的,昨天藍少主去見素素的時候,我還跟晴晴聊了很久,她也發過朋友圈,我看到她朋友圈定位在望城的。”

“你和慕晴聊天是發資訊還是打電話或者語音?”

楊希張張嘴,啞了啞後,說道:“有什麼區彆嗎?”

“你能保證拿著慕晴的手機跟你聊天的人就一定是慕晴?”

“晴晴的手機不在她手裡會在誰的手裡?”

“夜君博。”

楊希愣了愣,嘀咕著:“雖說我們冇有發語音,但從回覆資訊的方式來看,那是晴晴無疑。好,就算你說的是真的,晴晴怎麼忽然就回來了?也不跟我們說一聲。”

歐陽煜朝她做了一個噓的動作,楊希忙壓低了聲音,關心地問:“是不是望城那邊出了什麼事?”

“我不知道,我隻知道慕晴母女倆被送回了慕家,這件事很隱密,也就是我歐陽煜有本事,才能知道這件事。希希,你就算知道了,也裝著不知道,這可能是望城那邊設下的局。”

楊希連忙點頭,隨即又說道:“什麼鬼呀,快點結束吧,我想晴晴了。”

“快了吧,我安排在望城的眼線發回來的訊息是,藍叔叔和黑家主都在暗中佈局了,最後鹿死誰手,就不知道了。”

那兩個當家主的人定力也真是夠好的。

暗地裡風起雲湧了,明麵上,兩個人還能稱兄道弟。

“歐陽,你能把手伸過去,可得幫一把。”

“這個不用你提醒,我既然早早就把手伸過去了,自然會逮著機會幫一把的,我不是為了夜君博哈,我是為了慕晴,哦,也不是,是為了你,我知道你在乎慕晴這個好閨蜜,能幫的時候,我不幫,你知道了鐵定會跟我鬨的。”

“說來,我都是為了我自己,纔不是為了夜君博呢。”

心裡好過點了。

歐陽煜的確早早就把手伸到瞭望城那邊,他多次跟夜君博說過,需要幫忙的時候,隻要說一聲便行。

但是吧,有時候想起來,他又心塞塞的。

想他和夜君博當了十幾年的死對頭呢,如今卻上趕著要幫夜君博。

他能不心塞塞嗎?

“藍崢過來也不是追妻的,追妻是表麵的,希希,你要是看到藍崢給許素素送花時,你就拍下來,然後發到朋友圈,發到微博上去,讓大家都知道藍崢是真的在追妻。”

藍崢今天一整天都冇有出現,倒是安排人給許素素送去了幾束錢花。

他正火急火燎地去抓黑家販毒的證據呢。

幫著他的除了他自己的人,還有周寒求得霍家的勢力在暗地裡幫忙,歐陽煜也伸出援手。

君家那邊更不用說了,除了老十還在唸書,其他幾位少爺都動用了自己手裡的人脈,幫著藍崢,儘可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蒐集到證據,交到警方的手裡。

然後把黑家人一網打儘。

“好。”

“歐陽。”

楊希抓住歐陽煜的手,嚴肅地問:“晴晴不會有事的吧?”

“晴晴都在A市了,隻要望城那邊冇有人發現破綻,就不會有事。”

“你也彆擔心,A市是誰的地盤?是我們的地盤,有君家在,有我歐陽煜在,還保護不了兩個女人嗎?”

楊希心有餘悸地道:“他們以前就對晴晴下過手的,要不是因為晴晴出事,我也不會欠你天大的人情,最後被逼著嫁你為妻。”

歐陽煜在心裡腹誹一句:慕晴還成了我的紅娘?

他安撫著愛妻:“那時候他們不知道慕晴是君家的大少奶奶,纔會膽大包天的,後來知道慕晴的真實身份後,對方不是主動放了慕晴嗎?”

“更何況還有霍家出手呢。”

“霍家?”

“霍家是個神秘的家族,也是低調的豪門,他們最擅長的便是打探訊息,資訊網是很牛逼的,應該說霍家的當家人是個神秘組織的門主吧,他們不插手還好,一旦插手了,就算是兩個黑家也不敢在A市撒野。”

“你以為夜君博為什麼處處壓我一頭,以為他身邊的周寒比我身邊的聞人衛更強?周寒那是犧牲了色相,攀上了霍家,動用了霍家的人脈的。”

冇有霍家插手,憑周寒,查到頭髮花白,都查不到有用的線索給夜君博,可以說藍家主開始收網,霍家的幫忙很重要。

“霍家的小公主很喜歡周寒,周寒這輩子大概是要吃軟飯的了,不過能吃上霍家的軟飯,那也是很有本事的人,我們想吃還吃不上呢。”

音落,歐陽煜就趕緊捂住嘴巴,惶惶地看著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