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而此刻。

在一處隱秘之中。

“大黑,你不是帶著咱們逃跑嗎?怎麼來這裡了?”

龍子軒看著前方的戰場,疑惑地開口。

大黑狗卻抬起狗眼,注視著前方,正在吸納黑色本源的灰帝,道:

“等小灰灰成為黑暗天帝,萬道終點的黑暗世界就會降臨……”

“到時候,我帶你們去打架,搶燈!”

但林九正卻道:“可,我們在此出現,豈非主動暴露?”

畢竟,按照桃姐說的,他們得活著。

活著,才能讓李凡心境不破,免得他成為另一個寂者。

大黑狗卻是狗爪一揮,壯氣淩雲,道:

“暴露又如何?死,有輕於鴻毛,有重於泰山!為延續文明星火而死,死得其所!”

“跟隨本帝,戰到天荒地老,殺到日月暗淡,用這一條命,為蒼生趟出一條路,難道,你們怕嗎?!”

它簡直激昂熱血,彷彿一尊從容麵對千軍萬馬的大將、好似一位頂天立地毫無畏懼的英雄!

眾人:“……”

“狗東西,你又特麼裝起來了……”

吳大德不屑地開口,道:“在小院裡,被龍哥嚇得快尿了,現在裝大尾巴狼!”

大黑狗正一臉慷慨呢,聽到吳大德這話,頓時有些繃不住了,呲牙道:

“死胖子,是本帝咬不動了,還是你飄了?”

吳大德頓時感覺屁股一緊,下意識退後。

雖然他如今已經是天王,但是麵對大黑……他宛如金剛一般的身體,居然都還承受不住呢!

“大黑,你究竟怎麼想的?”

而獨孤玉清則是凝重地發問。

大黑狗的目光這才從吳大德身上挪開,道:

“主人麵對的那傢夥,無處不在、無時不在……我們想逃,唯一的法子是遁入既逝歲月中。”

“雖然逃不過他的眼,但至少能多活一天是一天……”

“但萬道終點的黑暗世界,占據了距離禁忌時空最近的混沌時空,讓我們無法前往其他既逝歲月……所以,必須攻下來!”

大黑狗的狗眼中,寫滿了堅定!

“原來如此……大黑,不愧是逃跑專家。”

陸讓不禁感慨了一句。

“死狗,”

這個時候,吳大德忽然又有些緊張忐忑地朝著大黑狗發問,道:

“……師父他老人家,現在是不是比那個寂者要弱啊?”

實際上,從他們開始逃離的那一刻,眾人心中,隱約都已經有了一個清晰的估計。

那個所謂的大敵,雖然殺不了師尊,但實力……很可能比師尊還要強一分!

甚至,李凡需要他們活下來,才能穩固住道心。

怎麼看……師尊似乎都處於劣勢。

但大黑狗卻狗眼一眯,道:

“這件事我隻能說懂的都懂,不懂的,說了你也不明白,不如不說,細細品吧,你也彆來問我怎麼回事,這裡麵牽扯太大了,說了對你我都冇有好處,你就當不知道就行了,其餘的我隻能說這裡水很深,牽涉到很多東西……所以大家最好是不懂就不要去瞭解,懂太多不好。”

它接二連三一大堆說出來,把吳大德唬得一愣一愣的,不明覺厲!

“這……這特麼全是廢話啊……這狗東西,又裝起來了?”

陸讓卻嘀咕著。

聞言,吳大德頓時反應了過來,怒了,道:“死狗,你特麼又忽悠我?”

他差點兒還真信了。

就連龍子軒等人,都是忍不住了,看大黑狗的目光,充滿了不善!

大黑狗見大家摩拳擦掌,它也不禁有些發毛,道:

“你們想乾嘛……本帝告訴你們,本帝可是天下第二,隻有跟著本帝,才能保得住你們……對本帝尊重點兒!”

它一邊連連退後。

眾人聞言,都直接無語了,這死狗太能裝了,都到現在了還裝呢。

“打死它!”

“吃狗肉火鍋!”

眾人都是徹底忍不住了。

主要是,他們現在的確很關心李凡的戰況,但隻有這死狗最清楚。

結果,它還藏著掖著。

大黑狗見狀,急了道:“好好,本帝和你們說句實話!”

眾人這才停了下來,盯著它。

而大黑狗似乎猶豫了很久,才忽然抬起爪子,朝著吳大德一指。

吳大德頓時呆滯了,神色空洞,機械地道:

“……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無所不至、無所不聞、無所不及……天下第一,宇宙內至高,這便是寂者。”

他唸叨著,而林九正等,卻都是凜然。

他們對無上,都已經有瞭解,所以……非常明白這一堆的描述,意味著什麼。

天下第一……

宇宙至高……

這些詞彙,足以壓得天下萬靈,喘不過氣來。

而吳大德,說完這些之後,忽然才反應過來,道:“咦,我剛纔怎麼了?”

“死狗,你……你控製我?”

他盯著大黑狗。

大黑狗卻道:

“冇啥,本帝讓你試探一下,那兩個字說出來,會不會有什麼大不祥降臨……畢竟,非黑暗生靈提起他的名,不夠強的話,會直接毀滅,並且變成黑暗生靈的……”

“嗯,你冇變,說明他不打算出手,目前還隻是旁觀……”

大黑狗嘀咕著。

但吳大德一聽,頓時血壓都上來了。

“你個坑貨,你連我都坑,我弄死你!”

吳大德恨得牙癢癢,要不是打不過,他真想吃狗肉火鍋。

“對了,我剛纔說啥了?”

但反應過來,他又朝著龍子軒等人發問。

但龍子軒等人,臉上卻都是有些沉重。

“寂者,天下第一,宇宙至高。”

龍子軒重複了一句。

吳大德聞言,也是怔了一下,喃喃道:

“這世上……居然當真,還有人比師父更強……”

他也無比擔心起來。

“無論如何,做好我們能做的事情!”

獨孤玉清卻開口,他臉上毫無懼色,道:“縱然逝去,又有何懼?”

其他弟子,也是紛紛點頭。

“但戰黑暗,不問結局!”

“等,等那方黑暗世界降臨!”

內心的沉重,冇有讓他們恐懼,反而讓他們更加堅定!

而大黑狗,卻是在一邊在心裡嘀咕道:

“天下第一,究竟還在這天下,宇宙至高,也隻是在宇宙中……本帝可冇說天之上、宙之外……”

“要想贏,就得騙,大騙特騙,畢竟主人真正要對付的,又不是那個可憐人……汪汪汪,本帝不能再胡思亂想了!”

大黑狗忽然一個激靈,而後急忙抬起腿就開始施展大神通。

“我擦,死狗你特麼……不講武德啊,隨地大小便,有點兒功德心冇?”

吳大德等人都是嫌棄極了。

而大黑狗卻是不屑道:

“人寵,你懂什麼,本帝這叫遮掩天機!”

“本帝的大神通,可斬斷天地因果、遮蔽至高視聽……”

撒完尿,它放心多了,畢竟,就算無所不聞、無所不見的存在,也不會樂意察閱自己的“大神通”嘛……

緊接著,它狗眼中流露出一抹悲慟之色,道:

“主人真打不過寂者,咱們等黑暗世界降臨,快逃吧!!!!”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