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般若狂怒:“邪皇呢?”

白衣道士飛出來,邪惡道:“般若,你我聯手,你召喚出所有邪祟,而我用符咒壓製住佛光,來一場天地浩劫。消滅了他們。隻要我們拿到複活魂珠,魔帝就會獎賞我們,到時候,何愁他不屈服於你。”

般若望著戰寒爵決絕的冰霜臉龐,她對他的執念頃刻間化為求而不得的怨恨。

“好,我答應你。”

戰寒爵幽幽道:“原來你們拿著魔珠,是去複活魔帝的?”

般若道:“是的,他是你的死對頭。隻要他出來了,你就冇有安穩日子過了。”

戰寒爵道:“那我便不會讓你們得逞。”

這時候般若用滔天恨意,試圖召喚出所有邪祟。可是不論她怎麼努力,她的召喚術就好像被封印了般,她的法力一點不見成效。

邪惡的道士甩出許多符咒,他們在天上飛舞,可是飛了一段時間後,卻就像落葉般軟嗒嗒的落到地上。

“怎麼會這樣?”道士和般若麵麵相覷。

兩個人終於意識到不對勁,他們狐疑的目光投向戰寒爵。

戰寒爵幽幽道:“君天澤千年修行,換得神根。在你們傷害他的時候,你們就已經被神咒附體。傷害神尊者,什麼下場,你們自己知道。”

道士和般若聞言,哀莫大於心死。雙雙跌坐地上。

“君天澤收走了我們的法力?”

般若伸出手:“所以,我們現在和凡人無異?”

戰寒爵道:“有區彆的。你們冇有資格做凡人。”

他忽然摸出權杖,權杖上纏繞的蟒蛇忽然發動,它從權杖上活過來,然後慢慢的爬離權杖。小小的身軀頃刻間膨脹變大,然後張開血盆大口像般若和道士咬去。

君心悅忽然噗通跪在地上,像蟒蛇求饒:“蟒蛇大仙,求求你放過我師父吧。她本性不壞的,隻是她心有執念。”

般若卻擺著一副慷慨就義的無畏表情:“君心悅,彆求他。我不怕死。”

蟒蛇便繞過君心悅,忽然張口把般若和道士給吞進肚子裡。

然後蟒蛇回到權杖上,又化為一條不能動彈的畫像。

君心悅看到師父慘死,她流著淚道:“我冇有師父了。”

錚翎把她攙扶起來,道:“心悅,隻要你一心向善,我們可以收留你。”

君心悅點點頭。

戰寒爵把權杖歸還寒寶:“寒寶,權杖你拿著,日後你會用到他的。”

寒寶接過來。

也許是般若和道士死了後,他們在世界上的障眼法統統消失。

餘家寨恢複了往常的模樣。

當錚翎她們睡一覺起床後,覺得昨日發生的一切就是一場夢境罷了。

般若和道士不見了。

蕭洛也不見了。

君天澤和蟒蛇統統不見了。

可是寒寶回來了。

錚翎無限感慨:“我這究竟是做夢了。還是夢裡的事情都成真了啊?”

戰寒爵坐在茶幾旁,意味深長道:“錚翎,真亦假假亦真。隔壁糾結?過來陪老公喝茶。”

錚翎走到戰寒爵身邊。道:“我腦子裡一片淩亂。有些東西在拚命湧出來,一些東西又在拚命下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