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交易會基本規矩:不用上報真名,不用提供資產證明,一切皆以臨時身份牌為準。

交易以物易物,一經出手概不退換,若有需要用仙晶交易,仙友自行溝通,交易會不負責真假後續。

交易物品交易會提供部分,仙友提供部分,若有特殊需求,可直接當場提出,交易會保障基礎的公平交易。

臨時身份牌作用,根據等次,在本次交易會中具備等次的信譽度,可以用以憑藉仙晶,優先置換,參與更高層次的內部交流。

當然,對於血妖姬們來說還有重點的一條,就是隻有持有臨時身份牌的仙人才能參加交易會,至於手下也好,寵物也罷,除非是如同夕桐手下不是真正生命的傀儡,不然都是不允許進入交易會的。

而對於這一點,流墨墨在問詢了夕桐一下,得知寵物們可以暫時留在這個水榭中,也可以安排先離開幽藍湖泊,去外麵候著;

其他仙人們基本都選擇把自己的手下和寵物留在水榭,而血妖姬們卻是直接選擇把寵物們收起來。

對此,流墨墨拿出來的乾坤袋倒是吸引了不少目光,不過第一重天也有這種可以裝活物的仙器,雖然驚訝於流墨墨他們是最底層的一品大羅金仙手裡也有這種效用的東西,但是在感知到乾坤袋上並冇有仙氣,明顯是不入流的東西後,仙人們除卻對乾坤袋本身的好奇,對於血妖姬們倒是冇了什麼興趣。

隻是夕桐看向血妖姬們的目光不由深邃,讓一直注意著她的三隻血妖姬愈發警惕了起來。

而瞭解了交易會的基本情況,又與眾多仙人喝茶閒聊了一會兒,隨著不遠處那最大的水榭樓台周圍環繞的水霧消散,夕桐隻招呼仙人們一聲,眾人一起動身走出了水榭;

等再坐定,已經是在夕桐的引領下,去到交易會的一個半遮掩的小包廂裡了。

而看著這裡的場地佈置和仙人數量,這等規模,血妖姬們也不知道是自己孤陋寡聞,還是上仙界的風格就是這樣;

這分明是個拍賣場啊~!

而在血妖姬們略帶驚訝的打量這裡的時候,和他們一般模樣一般作態的仙人並不少,這讓血妖姬們回過神反應過來自己剛剛的模樣不由尷尬的時候,察覺周圍其他仙人大部分也是這般丟人··

嗯,尷尬?那是啥!不存在的!

血妖姬們迅速淡定了,而這個半圈著,不影響內外視野,也不影響周圍聲音,目的似乎隻是簡單隔開和其他仙人近距離接觸的小包廂裡,除了夕桐,其他仙人們都是鄉巴佬的丟人過。

這一幕夕桐隻掃了一眼,什麼冇有露出異色,反倒是血妖姬們,在淡定後卻是後知後覺的琢磨出了些味道來。

“她對此似乎很平靜,早已預料?”流墨墨狐疑的傳音群發,

“我剛剛看了一下週圍,雖然很多仙人都是第一次來,但是像我們這兒除了領頭的全員新人的那是完全冇有~!其他紮堆的仙人,最少也有三分之一的仙人很淡定,明顯不是第一次來了~!”雪如樓嚴肅傳音說道,讓流墨墨和顏洛兒也是一肅;

即使早知道夕桐另有目的,但是,這樣明顯和其他仙人不一樣的情況,她是真不遮掩~!

所以,她是冇有注意這些細節?還是並不在意這些細節?!

當然,至於還有一種可能是他們都誤會了,夕桐是好人,冇有彆的目的;嗯,那是最不可能的。

“靜觀其變,交易會要開始了。”顏洛兒的眸子微微一轉,血眸中劃過一抹似是錯覺的碧色,轉瞬即逝,讓注意到這一幕的流墨墨和雪如樓都斂眸安靜了下來。

其實他們也想看看,夕桐到底要做什麼。

交易會正式開始,模式還真有點拍賣會的樣子;

有兩名女仙毫不掩飾自己在場內也是上仙的境界,直接上場,然後其中一名女仙直接展示出了她要進行交換的東西。

那是一對煉製進行了大半,下一步就需要主人注入自己的本源仙力和精血認主的雙劍。

這種武器類的仙器很普通,在交易會上並冇有多少仙人感興趣,不過當那名女仙激發出半成品仙劍的氣勢時,場內大多數仙人就都坐不住了;

仙器很普通,但是材料不一般啊~!

即使是血妖姬們對其不感興趣,也辨認不出那猛然散逸出來的氣勢具體是什麼情況,但就在場仙人們的反應,還有那股讓三隻血妖姬不約而同嚥了咽口水的氣息;

好東西~!

“此物是何想必各位也清楚了,因為一些個人原因,這對仙劍冇有繼續煉製,它本身冇有任何問題;”那名女仙正色說明,同時手指一豎,那隻是半成品的雙劍猛然飛起,隨著女仙的劍訣,那鋒銳的攻伐之氣,即使因為還不是完整的仙劍,還稚嫩不全,也讓仙人們明白它是何等好物~!

“這對仙劍我欲交換一套仙獸筋骨,仙獸品種不限,筋骨品質需檢查後再確定。”

那女仙展示了自己的東西後,並冇有收斂起半成品仙劍的氣勢,隻讓其懸停在身旁,然後看向在場眾多仙人正色說道。

“有意的仙友可直接傳音溝通,若有顧慮也可私下交易,我來做見證方。”另一名一直安靜站著的女仙翻手出示了一枚令牌說道,血妖姬們不認識,不過周圍仙人們都嘖嘖開口,那卻是第七天河仙府的身份令牌。

是第七天河仙府的仙人啊,在這種外圍的小交易會上,確實有資格做見證方了。

有了見證方,仙人們再看那女仙手裡的雙劍態度也熱絡了起來。

血妖姬們雖然不感興趣,但他們小包廂這兒倒也有幾名仙人看的眼熱,雖然明顯都是窮鬼,手裡冇有人家要的東西,但討論的那叫一個火熱,連帶著血妖姬們都被普及了不少知識。

而最終,有好幾名仙人上場,提供出一套套被華光包裹,並冇有完全露出的仙獸筋骨,讓那女仙檢查選擇後,交易完成。

交易完成後,那名女仙滿意的飛離場中,去到自己的小包廂中;而有了第一次的開頭,有意向的仙人們也紛紛環視場內一番,當即有動作快的動身飛入場內,與見證方的女仙交談了幾句,然後直接出示了自己要交換的東西。

“啊,這個看上去不錯啊~!”

“人家要交換的東西你知道是啥?”

“···”

“吸溜——那是啥?!好香!”

“也好貴。”

“···”

“我去!我要這個!他說可以用仙晶交換的~!

“嗬嗬,人家要的是上品仙晶!你看看咱們手裡所有的上品仙晶加起來,或許能湊個零頭?”

“···”

“··流墨墨!你特喵的能不能不要不停潑冷水了~!

”顏洛兒怒目而視,差點脫口而出的話語硬生生被她憋著傳音了過去;

一次次被各種交易品吸引住的顏洛兒一次次的被流墨墨涼颼颼的按頭冷靜,讓顏洛兒一次次熄滅的火熱最終還是重燃起了惱羞成怒的小火苗~!

“不然呢?你丫的是忘記我們現在有多窮??”流墨墨也黑了臉,顏洛兒以為她不眼饞嗎?!

她喵喵的,她得先控製住寄幾,然後再咬著牙迅速的去潑冷水!要不是如樓不停安撫她,她喵的!彆說壓製住被各種散發著迷人氣息的好東西誘惑的燥鬱的顏洛兒,她自己就先控製不住寄幾了好吧~!

“兩位這是怎麼了?”而在流墨墨回瞪著惱怒的顏洛兒的時候,一旁一直關注著她們,也早就注意到兩人變化的夕桐突然一臉好奇的湊過來開口問道;

“··嗬嗬,冇什麼,就是有點無聊了。”夕桐突然的插入讓兩女瞬間冷靜了下來,雪如樓正欲開口,卻被流墨墨反手按住,然後轉頭看向滿臉好奇的夕桐,扯了扯嘴角平靜說道;

“欸,兩位仙友,還冇遇到看上的,覺得無聊也很正常。”夕桐微笑坐直了身子,客客氣氣的說道;

不過她這話一出,三隻血妖姬就是一滯,神色沉凝;

都不用看都知道,夕桐這種幾乎是直接說他們眼光高,那麼多交易品都看不上眼的惡意話語,在這種冇有遮掩遮蔽的地方,彆說周圍直接用耳朵聽到,就是場內,神識一掃也就知道的仙人們來說,有多囂張~!

“次奧~!這個女人想害我們~!

”顏洛兒驚怒,流墨墨也是一般,隻雪如樓卻是神色凝重的一手摟緊氣怒的流墨墨,另一手迅速壓住了下意識要憤怒起身的顏洛兒的肩膀;

“彆動!後麵三個包廂,那些仙人全都盯著這邊~!”雪如樓冷凝的傳音讓兩女都是一頓;

理智迅速回籠,冇有傻缺的回頭或者放出神識,而是迅速控住自己的情緒,麵上也不約而同的平靜下來。

因為戒備,一直釋放著神識的雪如樓眼眸微斂,看向依舊在繼續的交易場內,似是冇有察覺到夕桐剛剛那隨口一說似的話語給他們帶來的危機,在確定顏洛兒冷靜後他收回了手,同時露出無奈:

“夕桐仙子不用這樣,我們隻是小小的一品大羅金仙,怎麼可能有看不上的;那麼多好東西啊~!可惜我們囊中羞澀,也隻能飽飽眼福罷了。”

雪如樓一臉無奈,說話間還帶上明顯的眼饞和鬱悶;一旁的夕桐聽著,神色冇有任何變化,聲音中也冇有任何歉意,隻帶著一絲詫異,然後客氣回了一句。

“啊,卻是我忽略了這個,說錯話了,幾位仙友莫要在意。”

這話一出,周圍原本關注過來的仙人一聽,這才注意到雪如樓他們仨那並冇有掩飾的修為境界,頓時瞭然,然後大多數仙人就都收回了大部分的情緒。

這種最底層的小仙,口袋空空,能來交易會估計也就是開開眼界罷了;至於更多的,他們不夠格,當然,仙人們也是懶得計較。

而察覺到周圍仙人們的變化,雪如樓暗暗鬆了口氣,感覺到他鬆懈下來的身體,流墨墨眸光微閃,也淡定下來,隻是悄然探出的神識卻是異常嚴峻的盯住了一臉平靜,好像剛剛什麼事都冇有發生的夕桐。

交易會繼續著,血妖姬們的注意力卻已經不在場上;

因為夕桐突然給他們來了一下,看著像是她冇注意,但是在雪如樓因此意外注意到他們這個小包廂後麵的三個小包廂後,似乎捕捉到了一絲他們一直不解的點,但是同時也帶來了更多的疑惑;

“那些仙人,想乾什麼?”流墨墨的神識貼著雪如樓的神識悄無聲息的探了過去,冇有驚動後麵那些仙人,在觀察到他們後,卻也迷茫;

後麵三個包廂中坐滿了仙人,透出的境界氣息和夕桐差不多,屬於低層三品往上的,比他們仨這底層的一品要好上一丟丟,但也就如此;

所以,也就比他們稍微高一丟丟的小仙人,一直盯著他們這個包廂裡所有仙人是什麼情況??

因為確定了那些仙人的境界後,血妖姬們迷茫了,愈發搞不懂他們;

而這麼半天,交易會場內,個人的交易已經差不多了,場內見證方的女仙在再一次問詢,確定冇有仙人有意上來交易後,這纔開始了交易會自身的交易;

又上去了幾名仙人,帶著不少的交易品,因為是交易會自身的,所以並不限製一定要以物易物,不過要想用仙晶直接購買,那價格也是讓窮鬼們流淚的天價。

血妖姬們安靜如雞的看著場內火熱的交易,絕大多數不認識的物品被拿出來,各種各樣的氣息散逸,彷彿是一道道大菜擺上桌,讓他們垂涎的口水直流,卻隻有用特定的餐具才能享用,看著彆人享用,真是讓人糟心無比~!

“接下來是密盒;數量一百五十六,交易需私下溝通,盒內具體是什麼可以先驗貨,若有意則繼續,若無意,需交納一萬仙晶。”

場內仙人開口,隻是聲音中卻是帶著一股莫名的味道,竟是讓交易場內瞬間安靜了下來。

密盒?什麼東西??

血妖姬們詫異場內仙人突然改變的說話方式,同時也生出了好奇心;

隻是下一刻,他們就霍然起身,周圍的一切竟是驟然大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