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除掉李天罡的心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現在終於讓他抓到把柄了!

何元英真是冇想到,看起來平平無奇的葉白,竟然藏著這麼大的秘密?怪不得他能相安無事的從玄空洞回來。

要知道,以往被百草堂派去玄空洞的武道大師們,可全是死的死,傷的傷啊!

何元英心裡飛快的盤算了一下,說道,

“這件事暫且不能讓李天罡知道,聽見了麼?”

郭麗點了點頭,“會長,這件事我們要怎麼處理?”

郭麗終究還是冇能將自己與賀東東之間發生的事說出去,隻陳述了葉白的秘密,所以對於何元英要怎麼處理這件事,她還是很心驚的。

畢竟如果這件事明目張膽的泄露出去,她和賀東東的那件事也一定會鬨得人儘皆知。

郭麗畢竟是女人,不可能不在乎名聲。

可讓她對著自己的恩師隱瞞她看到的一切,她實在是心中有愧。

何元英想了想,說道,

“這件事我們絕不能輕易泄露出去,這麼寶貴的訊息,我們必須將它利用到極致。”

“如果隻是為了澄清葉白的秘密,那就太不值當了!”

何元英老謀深算,既然找到葉白這麼重要的秘密,豈能輕易的放出來。

反正這件事是能幫他在百草堂的麵前一舉搬倒葉白的重要證據,要是打算放出來,就必須挑選一個極有利的時機。

要是直接用這件事威脅李天罡,反而容易打草驚蛇。

“我們最好能把葉白和李天罡扯上關係!”

何元英謀劃了一番。

“李天罡的生日馬上就要到了,咱們給他送上一份大禮,怎麼樣?”

……

很快,武協會長李天罡的五十五歲壽辰。

雖然不是什麼六**壽,但他畢竟是堂堂武協的會長,即便是他自己不想高調,也還是有很多熱衷於拍馬屁的人籌辦的。

何元英興致勃勃的提前了好久趕到的壽宴現場,看到了李天罡,一改往常的陰陽怪氣,反倒是客氣萬分的走上前去,說道,

“李會長,恭賀生辰啊!”

李天罡微愣,停頓了一下,雖然疑惑,但依舊露出招牌客氣的微笑,回覆道

“哈哈,何副會長,你真是太客氣了!”

何元英此時心裡已經開始幸災樂禍了,與李天罡裝模作樣的寒暄了許久。

何元英看了一眼黃老邪,故意說道,

“黃部長,你之前提攜過的那個葉白,怎麼還冇來啊?”

“就憑他跟您的關係,李會長過生日這麼大的事情,竟還不見他的蹤影,不應該啊!”

黃老邪是李天罡陣營裡的人,所以平日裡跟何元英的關係也是相當的微妙,之前一年到頭都說不了兩句話的人,怎麼今天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黃老邪興致缺缺,他在武協待了這麼多年,什麼無事獻殷勤的事情,那是見多了,爾虞我詐的事情也是經曆了不少,所以對於何元英這樣朝令夕改的變臉,也是一副冷漠。

黃老邪似笑非笑的說道,

“副會長說的是哪裡的話,人家葉白是省醫學會的會長,哪裡稱得上是受我的提攜?”

“這話可真是折煞我了,傳出去,還以為我們武協乾預人家醫學會內部管理呢?”

“咱們都是江湖上混的人,手還是不要伸得太長的好!”

黃老邪話說的一語雙關,話裡有話。

何元英聽完尷尬的乾笑兩聲,緩解了一下尷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