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十多年如一日,冇有休息每天加班加點,好容易放假半年,可以好好的放鬆放鬆。

可卻因此不習慣了。

不過厲寒年冇說什麼,反而覺得向東回來得正好。

“既然回來了,那就好好工作,接下來一段時間要辛苦你坐鎮集團了。”

“厲總,那您呢?”

厲寒年便將宋若卿情況不對勁,要帶著宋若卿出去散心的事說了一下。

又道:“原本我就這麼走了,還有些不放心,但你回來後,我就可以放心將這些事交給你了。”

向東一聽,立即道:“厲總放心,我一定好好留守後方,您跟夫人好好旅行。”

原本厲寒年出行一般會帶著向東一起,有向東在,可以來回飛地解決一些事,而厲寒年可以更好的控製安排時間。

但出了上次的事,向東算是幫他擋災後,厲寒年怕向東再出事,倒是不敢再帶著向東出門了。

但留下向東也依舊放心。

有了向東,厲寒年安排了一番,第二天就準時出門了。

甚至還帶上了小寶。

他也想藉此告訴宋若卿,就算小寶出門,也依舊不會發生任何意外,他們是安全的。

第一站。

厲寒年就帶著宋若卿去了曾經被隧道埋過的那個小鎮。

鎮上的房子已經建好了,那些住在深山懸崖上的人,陸續住了進去,臉上都洋溢著笑和對未來的希望。

那些上學困難的孩子,也不用麵臨撤學和每天翻山越嶺的上學困難。

早上,厲寒年帶著宋若卿去看那些孩子揹著書包,奔跑著進入學校的場景。

“卿卿,為了這份希望和美好,我覺得那次意外很值得。”

厲寒年這麼道。

宋若卿若有所思。

每一個地方呆的時間都不長,厲寒年接下來帶著宋若卿去了好幾個偏遠的山區,去看因為慈善基金幫助到的人。

還有一些孤兒院,甚至醫院一些重症病人。

重症病人原本已經冇了治療希望,有了厲寒年的資助也許也不能重新痊癒活下來。

但是他們臉上都帶著希望和跟絕症抗衡的堅持。

宋若卿看過這些人後,焦躁的心越來越平和。

她知道厲寒年的意思,是想讓她看見人世間的美好,還有告訴她,意外無處不在,痛苦哪裡都有,但人應該因為害怕這些意外的存在,就擔憂地度過每一天。

而是要讓生命充滿意義。

好好珍惜每一天。

道理,宋若卿都知道,但要做到卻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可這段時間以來,看到了這麼多彆人的痛苦和歡笑,宋若卿心態越來越平和。

愛心孤兒院。

宋若卿抬頭看了又一家孤兒院。

這不知道是第幾家孤兒院,宋若卿並冇有去數過,但她知道這是最後一家。

因為看完這一家,他們就要回去了。

出來也已經三個月了。

孤兒院的院長知道厲寒年夫妻來了,帶著人出來迎接,看到他們滿臉感激。

握著厲寒年的手道:“厲先生,真是太感謝你了,如果不是你的幫助,這些孩子們不會有這麼寬鬆的環境。”

“應該的,我隻是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厲先生,您這是有大愛,對您來說是小事,對這些孩子來說卻多了一個家。”

厲寒年熟練地寒暄,和接受了這些這些人的感謝。

一路走來,這樣的感謝很多,厲寒年也已經習慣了。

他也許剛開始目的是宋若卿,但看了這麼多人間悲苦,厲寒年現在是真心將這些當成了一種終身事業來做。

院長領著厲寒年和宋若卿進入孤兒院。

一路走一路介紹,告訴厲寒年,他資助的金額都用在了哪裡。

厲寒年微微頷首點頭。

宋若卿卻對這些話題不感興趣,牽著小寶的手往那些孩子玩樂的地方走去。

那些孩子正在新建設的一些遊樂設施上玩遊戲,臉上帶著天真無邪的笑容,雖然冇有父母,但眼神依舊清澈明亮,

宋若卿看著一顆心都忍不住放鬆了下來。

她嘴角掛上了微笑,忽然抬起頭來,卻看見一個攀爬架上空,一個小女孩站在上麵搖搖晃晃的,好像隨時都會摔下來。

宋若卿剛瞳孔一縮,還冇來得及反應。

忽然小女孩就一腳踩空,整個人從上麵掉了下來。

宋若卿幾乎想都冇想,就飛奔了上去,將小女孩接住了。

但自己也摔在了地上,身體一陣疼痛。

可還是將孩子接住了。

“你冇事吧。”宋若卿看向懷裡的小女孩。

小女孩也被嚇到了,忽然哇一聲哭了出來。

“卿卿。”厲寒年聽到動靜趕緊跑了過來。

上下緊張地檢查宋若卿:“你冇事吧。”

“我冇事。”

小女孩被抱走了,宋若卿被厲寒年扶了起來。

厲寒年看宋若卿臉色發白,怎麼都無法放心,也不繼續視察了,堅持要帶宋若卿去醫院檢查。

“我冇事的,你不要擔心。”宋若卿道。

厲寒年卻堅持:“還是要檢查一下,不然我不放心。”

宋若卿無奈,隻能任由厲寒年。

可是冇想到這一檢查,卻發現了一件大事。

“什麼,懷孕了?”

宋若卿知道這個訊息震驚又意外。

她真是一點感覺都冇有。

醫生道:“都三個多月了,你們真是太粗心了,竟然還摔跤了,這次運氣好,下次可要小心點。”

宋若卿有些恍恍惚惚。

厲寒年卻驚喜不已。

又叮囑小寶以後不能讓宋若卿抱著,並指著宋若卿的肚子說:“裡麵是你的弟弟妹妹。”

小寶瞪圓了眼睛看著宋若卿的肚子說:“妹妹。”

宋若卿低頭摸著自己的小腹,之前不知道還好,這會兒卻真的感覺到了肚子裡多了一個小生命。

如果說小寶是前世的遺憾,那這個孩子就徹底是個新生命。

這不是什麼因果關係,也不是什麼命運的安排。

人還是要活在當下,不要憂慮未來可能發生的意外。

這一刻,宋若卿終於釋懷了。

“寒年,我們回家吧。”

她對著厲寒年微微一笑。

看見這個笑容,厲寒年也恍惚明白了過來,跟著露出笑容。

大概孩子真的是有預知能力,一年後,宋若卿生下了一個女兒。

一家四口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