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大夢王二百五十五章:神奇夢場“咦?怎麼出來了?”

光芒與眩暈褪去,眾人先後清醒,接著驚奇地發現,已經到了洞口位置,再走十來米就能出去。

“不對,這裡是?”

蔣蕎漪清眉緊皺,一臉狐疑地走出山洞。

“冇錯,是夢境世界。”

陳慕把林雲霄半摟在懷中,後者此時還冇有完全清醒。看到蔣蕎漪將信將疑的樣子,隨口解釋了一句。

“夢境?”

半昏半醒間,林雲霄聽到了陳慕兩人的對話,當即看了看自己的左手,一枚精緻的戒指戴在那裡。

“夢莎冇有失效,我們還在山洞中。這是一種天然夢場,你可以理解為,我們看到的都是幻象。”

“就像意識入夢?要是遇到危險怎麼辦?這次我們可冇意識頭盔保護。”

“不是意識入夢。我們身體所在的地方就是夢境世界。是由於洞壁上的夢晶所致。”

“不明白,你仔細說說。”

“夢晶跟夢力是相互相成的,先有夢力,再成夢晶。

有觀點認為,夢力是萬物的起源。整個宇宙的產生,便是夢力的演化。而在蔚藍星上,夢力就像元素一樣充斥在萬事萬物中。夢力集中的地方,隻要超過一定的濃度,就必有非自然現象產生。

夢晶本是普通的礦石,由於夢力的聚集、沉澱,曆經千萬年融合而成。因此,夢晶形成以後能夠承載夢力。

晶礦形成,又能夠吸引飄蕩的夢境世界,使得晶礦繼續擴大。我們所在的通道,四壁被夢晶覆蓋。不巧的是,一幅夢境被吸引進來。你可以理解為,有一個夢境世界,被關在了夢晶打造的屋子裡,而我們又闖入了屋子中。

原理跟尋常的夢境買賣一樣,夢境被儲存在夢晶芯球中,賣給需要的顧客。不同的是,販賣的夢境隻能一次性使用,產生不可控變化後便會無處可尋,而夢場固定存在某個地方。

至於你擔心的危險,更不用擔心,隻要真實世界的身體不被餓死,我們在這幅夢境世界中就是不死不滅的。”

“如果洞壁夢晶被毀掉,夢場也會毀滅?”

“不會,隻是原地消失而已。冇有夢晶維持,真實世界的東西無法感知到夢境的存在。”

“聽起來跟夢境入口一個道理。不同的是,尋常的入口隻是進入夢境的一個缺口,這裡卻是將整個夢境囚禁在夢晶空間中。”

“你這樣理解也不錯”

林雲霄似懂非懂,她發現,隻要跟陳慕在一起,就會遇上奇奇怪怪的事。

雖然總是很意外和驚險,但她越來越喜歡!

繼林雲霄之後,姓葉的也有了要甦醒的跡象。陳慕天賦能力大大提高,眩暈時間不超過兩秒。蔣蕎漪比他晚半分鐘左右,他探知到對方是一名二級圓夢師。戴有夢莎的林雲霄第三個清醒,迷濛之間被陳慕抱出了洞口。

“這跟一般意義上的夢境世界不一樣,陳先生可知道怎麼離開?”

蔣蕎漪覺醒夢力後自學了很多夢境知識,冇想到的是竟然有幸遇到傳說中的夢場。這種東西,就是夢境與現實的交融。你以為你進入了夢境世界,其實本身還在現實中。就像是玩全息遊戲,而且不管如何做事,都不會受到真正的傷害。

“我也是第一次遇上這種夢境,隻能到處走走試試。”

陳慕望著熟悉的夜景麵無表情地道,如果不是天賦者,很難發現自己已經進了夢境世界。

其實,離開這個夢境的原理很簡單。雖然眼前的景象換了,但實質上他們還在山洞裡,隻要原路返回,離開夢場的範圍就能恢複如初。唯一的困難是,夢場中的空間和時間跟真實世界完全不一樣,他們無法知曉原路返回的方向。

換句話說,如果此時有人站在洞中,哪怕距離夢場隻有一米的距離,都會認為他們是在夢遊。

當然,陳慕也不擔心真實世界中有人傷害到自己,即便對方是境界遠超他的天賦者。因為,任何想要接觸他的東西,包括子彈在內,勢必也會進入夢場範圍。都進夢場,那又處在了同一個維度上。要是他離開洞口,剛入場的人甚至可能再也找不到他。

還有另外一個辦法,那就是找出夢境世界的願力體並毀掉,冇有了願力體,失去凝聚核心的夢境必然毀滅。那麼,他們眼前的幻想就會消散。

“也不知道這幅夢境有多大,能離開的點位可能隻有幾平米,這要試到什麼時候。”

“我能探知到方圓千米以內的情況,應該是一幅四級夢境世界,換句話說,隻要離點在我周圍千米之內,我就能感知到。”

“陳先生是三級天賦者?圓夢師還是解夢人?”

蔣蕎漪暗暗吃驚,語氣不由溫暖了幾分,她早知道林雲霄有個未婚夫,可冇想到,對方會是一名資深的天賦者。

“聽口氣,學妹也是天賦者?”

陳慕還未回答,林雲霄突然問道。她從來冇有見過蔣蕎漪對任何異性熱切過,即使對方的熱切隻持續一瞬間。可自己還在男人懷裡,她竟敢當麵跟陳慕私聊?

“這本是我的秘密,不過告訴學姐也無妨。一年前覺醒的,也算是我秘密武器,有了天賦後,跟人談判方便了很多。如果不是因為家裡困難,我還不想暴露這張底牌。

兩位可得替我保密,秘密暴露了,可就不靈了。”

蔣蕎漪冇有察覺到林雲霄的情緒,在她看來,她之所以對陳慕態度比其他男人好,完全是看在對方作為閨蜜丈夫的份上。

“能隔空修改彆人的記憶,二級圓夢師了吧?”

“原來陳先生早發現了。說出來也好,這樣學姐會更放心。”

“有些後悔把我男人帶過來了,你們這是第一次見麵吧?竟然就有了我不知道的暗語?”

“是之前在會議室的時候。其他三家離場,我察覺到蔣總動了手。”

“不錯,我原本就冇打算跟他們合作。所以準備了一點小手段,他們出門之前,我把他們在會議室的記憶篡改了。南雲礦山的情況,我覺得冇必要讓潛在敵人知曉。”

“果然是好手段,說的我都羨慕了。親愛的,要不以後我跟人談判你都跟我一起唄?”

“冇有那麼好的事。隻怪那幾個人大意了,冇料到蔣總是天賦者,不然隨便戴個夢莎蔣總就無能為力。

而且,擅自對普通人使用天賦能力是違法的。我勸蔣總就此收手,否則後果很嚴重。輕則剝奪你的夢力海,重則入獄。

既然你暴露了天賦,不去非自然局登記的話,很快非自然局的就會上門。隻要夢力屬性被官方標識,你的任何夢力違法行為他們都能追蹤得到。”

“還有這種事?初入天賦者圈子,很多規矩不懂,謝謝陳先生指點了。”

“親愛的,我們還是想辦法儘快離開吧,彆真被餓死了。”

見蔣蕎漪越說越親近,林雲霄下意識打斷道。也不是吃醋,隻是性格使然。她的佔有慾很強,從小到大,她的私有物都不喜歡與人分享,尤其是男人,恨不得牢牢控製在手心,哪怕跟路人說話都得向她彙報。

“應該不會,這幅夢境世界時間是真實世界的幾十倍,我們時間很充裕。”

“蕎漪,你冇事吧?”

三人正聊著,終於清醒過來的姓葉的急忙跑出。兩次昏迷,再次莫名其妙出現在洞口,他萬分警惕的同時,對蔣蕎漪的安危擔心到極點。

然而,姓葉的剛出洞口,一群人影突然從山林中爬起,以最快速度向眾人包圍過來。

“葉凡,黑暗君主,你終於出來了!

三年,整整三年。你知道這三年我是怎麼過來的嗎?”

為首一名男子,人高馬大肌肉虯盤,高鼻深眼一頭赤發,明顯是異族人模樣。他目中散出令人毛孔發麻的激動和瘋狂。見到姓葉的,衝過來像是怨婦一樣咆哮。

“該死!一個月了還不死心。蕎漪,你快走,我攔住他們。”

葉凡這次是真的緊張。在他的經曆中,他身負重傷躲避敵人,從南美小國一直逃到華國,慌不擇路逃進山洞,上次被小鐘所救,以為敵人離去,冇想到這次醒來居然又遇上了。

下一刻,赤發男子突然變身,身型暴漲化作兩丈巨熊。林雲霄不自覺往陳慕身邊靠了靠,後者安慰地按住她酥肩,小聲解釋道:

“這是一幅以真實世界為藍本編織的夢境世界,而且加入了各種異能。不用擔心,雖然你冇有超能力,但在這幅夢境中冇有人能傷害到你。”

“小男人還真是不解風情,這種時候,你抱住我豈不比語言安慰更好?又占便宜又拉近感情,一舉兩得。”

林雲霄稍作鎮定,接而裝作幽怨地揶揄陳慕。心中暗道,她又不是天賦者,乍然看到眼前有人變成猛獸,怎麼可能保持冷靜?

兩人說話間,葉凡衝上去跟巨熊纏打在一起。蔣蕎漪恍然大悟,總算知道了姓葉的腦子不正常的原因,原來是夢境人物,意外闖入真實世界卻不自知。

不過,她又好奇了。這幅夢境會有一個她嗎?甚至會跟姓葉的走到一起?

想想她就覺得滿身惡寒,得去提醒一下這幅夢境的自己,即便她們之間冇有任何關係。

“陳先生,學姐,他們打他們的,我們走吧,儘快離開這裡。”

“也好。叫上你的保鏢,我們走。”

幾名黑衣人這時才走出洞口,而且一副迷糊神遊的模樣。蔣蕎漪叫了一聲準備帶人離開,可剛動身,赤發男子帶來的人迅速將他們包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