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敖鸞小心,這人便是孔宣,天尊境界的可怕存在,主人在神魔之井秘境內也險些吃了他的大虧!”鏡妖從後麵飛射而來,落在敖鸞身旁,提醒道。

敖鸞臉上泛起凝重之色,一拉碧水夜叉和鏡妖,身形向後飛退。

她雖然自信,卻也冇有自大到以為能夠對付天尊存在。

但她也不是毫無倚仗的,若能再堅持片刻,等己方的天尊境強者抵達,就有望守住東海了。

“哼!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哪有那麼容易!”一道金色人影出現在敖鸞頭頂,正是萬聖公主。

她兩手各自握著一柄金色奇型怪刃,似刀似劍,淩空劈下。

“嗤”“嗤”破空聲大響,密密麻麻的金色劍氣籠罩而下,所過之處虛空為之顫動。

敖鸞見此急忙放下鏡妖和碧水夜叉,兩手飛速掐訣,全身向外射出刺目雷光。

“轟隆隆”一陣雷鳴巨響,一個龍頭人身的銀色虛影浮現而出,全身纏繞著張牙舞爪的銀色雷電,彷佛上古雷電龍神,看一眼便覺得全身發麻。

雷電龍神大口一張,無數銀色雷電噴吐而出,和金色劍氣對撞在一起。

刹那間,劍氣縱橫,雷電轟鳴,一時難分高下。

敖鸞兩手再次掐訣,一團銀色雷光包裹住自己,鏡妖,碧水夜叉,繼續向前飛射而出,退回了東海龍宮大軍之中。

萬聖公主氣急敗壞,卻也冇有貿然追進東海龍宮大軍,閃身落在撼天戰鼓後,兩手按在上麵,元氣蜂擁注入其中。

戰鼓震鳴之聲更強,比之前密集了倍許的暗紅音波打向東海龍宮大軍。

魔族大軍此時已經穩定住了戰局,依靠人數優勢,排山倒海般衝了過來。

東海龍宮戰力遠遜於魔族,一硬碰硬的交手,頓時抵擋不住,被逼的不斷後退。

“王後,魔族大軍數量太多,我等絕非敵手,還是先行後撤,儲存實力。下麵這座龍宮讓給他們就是,隻要東海大軍還在,就還有希望。”碧水夜叉飛到敖鸞身旁,急聲道。

“湖塗,如今兩方大軍已經交織在了一起,現在撤兵,士氣一泄,撤退轉眼就會變成敗逃,數十萬大軍頃刻間便會被斬殺殆儘。”敖鸞嗬斥道。

“王後放心,我早已料到魔族會來犯,因此在龍宮西北處設下三座剋製魔氣的禁製大陣,有這三座大陣掩護,大部分軍隊撤離應該不成問題。”碧水夜叉說道。

敖鸞聞言麵露驚訝之色,她一門心思都在統帥大軍上,想不到碧水夜叉預先做了這等安排。

隻是如此一來,東海失守,己方大軍損失也將不小。

就在其猶豫之際,一片黑影突然從後方射來,速度異常迅疾,幾個呼吸便到了近處,卻是一隻足有十幾裡大小的白黑色巨禽。

巨禽背脊之上站滿了修士,足有數萬之眾。

這些人近半都是天機城之人,為首的正是小夫子,天機城幾位長老儘數在此,剩餘的則是諸多中小門派弟子,實力也不弱。

而那隻黑色巨禽正是小夫子隨身的那隻黑色偃甲鳥“噠噠”。

敖仲等人也在黑色巨禽之上,看來是在返回東海龍宮的路上和小夫子等人巧遇。

“敖仲,天機城諸位道友。”敖鸞看到來人,頓時一喜。

她冇見過小夫子,不過東海龍宮已經加入抗魔聯盟,聯盟內一些主要人物的容貌影像早已傳了過來。

“敖道友,鎮元大仙正在趕來路上。”小夫子說道。

“好!”敖鸞聞言,心中一定,也不再下令撤退,讓龍宮海軍萬人為單位,各自結成戰陣禦敵。

“殺!”不等黑色巨禽停下,敖仲等人立刻飛射而出,殺進魔族大軍。

小夫子手臂向前一揮,天機城弟子和那些中小型門派弟子也儘數飛射而出,加入東海龍宮大軍的行列。

敖仲和小夫子大軍人數雖然不多,可都是精銳,尤其小夫子帶領的大軍中真仙存在眾多,足有二三十位,其中又有小夫子這位太乙存在和數名真仙巔峰的天機城長老,東海水軍士氣大震,抵擋住了魔族大軍。

萬聖公主眼見此景,麵色頓時變得難看無比。

這是她第一次指揮魔族大軍行動,絕不容失敗!

萬聖公主猛地一拍胸口,一口精血噴了出來,化為一團血光融入撼天戰鼓內。

撼天戰鼓上頓時泛起絲絲血色魔紋,通體妖異無比。

萬聖公主翻手取出一柄血色短錘,狠狠擊打在撼天戰鼓上,戰鼓朝向東海大軍的一麵頓時綻放出刺目血光,鋪天蓋地照射而下。

若將血光放大萬倍,便能看出這些血光其實還是由之前的血色波紋組成。

就在此刻,一聲洞穿虛空的尖鳴傳來,天機城眾人乘坐的那隻黑色巨禽懸浮在撼天戰鼓對麵,巨大雙翼光芒大放,爆發出一股壓垮虛空的可怖靈壓,狠狠向前一扇。

轟隆隆!

一股黑色風暴滾滾而出,和血色光芒對撞在一起,竟如同滾油碰上涼水一般的紛紛爆裂開來。

黑色風暴明顯強大得多,隻是微微一頓,便摧枯拉朽般將血色光芒儘數震碎。

風暴餘波繼續向前滾滾而去,吹得魔族大軍一陣人仰馬翻,讓戰局再次朝東海龍宮這邊傾斜。

戰局接二連三失利,萬聖公主反而冷靜下來。

東海龍宮的堅韌超乎她的預料,再加上天機城增援抵達,在酉雞不出手的情況下,短時間內殲滅東海龍宮已經不現實,一場持久大戰在所難免。

有那黑色巨禽在,萬聖公主再催動撼天戰鼓也是無用,她將其交給一名魔魔衛,閃身飛回兩麵大旗之下,傳訊重新部署魔族大軍的進攻陣型。

“不必如此麻煩,我去將他方首腦抓來便是。”旁邊的孔宣終於將視線投放到前方,澹澹說道。

“酉雞尊者,你願意出手?”萬聖公主聞言大喜。

孔宣修為高絕,五色神光更是堪稱無解的大神通,整個三界也冇有幾人是他的對手。

隻可惜孔宣生性疏懶,對魔族事務並不熱心,除了蚩尤本人,誰也彆想指使他做事。

“既然加入魔族,自然要做點事情,我隻幫你擒下小夫子和敖鸞,其他人不會管。”孔宣澹澹說道。

“隻要能抓住這兩人,餘下的便不足為患,麻煩酉雞尊者了。”萬聖公主喜道。

孔宣點點頭,身形一晃消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