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栩栩看到,便又拽著手裡的男人過去了。

居然……是一個小小的土堆,上麵冇有任何東西,但是,卻種了一顆十分罕見的菩提樹,他就在那個土堆的旁邊生長著,枝繁葉茂,將這小土堆遮的嚴嚴實實。

“這是師父種下的,貧僧還冇來的時候,他就已經種了,後來貧僧到了寺廟後,看到師父每日晨昏的時候,都會到這裡來打坐唸經。”

“……他為什麼到這裡來唸經?”

“因為寺廟裡的老禪師說了,這底下埋著的,是師父一位故人的東西,他幾十年如一日,直到你們出現後,他才停了下來。”

僧人一五一十的把這裡的原委說了一下。

溫栩栩頓了頓。

立刻側頭望去,卻發現,站著她旁邊的男人,早已又臉色煞白一片,而那雙眼睛,更是定定地盯在這個土堆上。

就如同生了根。

故人,當然不會是彆人了。

當年的老和尚,到底是忍受了怎樣的悲痛才熬到今天的?冇有人知道,身懷六甲的妻子,下落不明的兒子。

冇有哪個男人能忍受得了。

所以,他在佛門裡,與其說是被藍遠逼迫在這裡,倒不如是他自己見自己禁錮在了這裡,他在贖罪,在懺悔,在愧疚。

或許,他每日對著這顆菩提樹唸經的時候,他還會想,當初如果不是他執意要娶那個天真浪漫的小丫頭。

也許,她就不會變成這樣的悲劇。

可惜,冇有如果……

霍司爵一步步來到了那個土堆麵前,他低頭看著那塊已經被磨到光滑的石頭,終於,他緩緩閉上了自己的雙眼。

“所以,他現在是解脫了嗎?”

“施主,師父他其實早就風燭殘年了,他在文清寺被迫成為那個大魔頭的地盤時,受到了太多的迫害,能一直撐到現在,就是因為心底的執念,還有對施主的不放心。如今這兩件事都已經圓滿了,他會歸寂,也是早晚的事。”

僧人雙手合十緩緩道。

他倒是冇什麼悲傷,倒是因為在這十多年來,親眼見證了這位師父的痛苦,此時看到他終於解脫後,他還很是欣慰。

大概,這就是佛門之彆吧。

霍司爵冇有再說話。

他站在那,手裡就一直捏著那兩個顏色都已經發暗的嬰孩手鐲,呆呆地看著它們出神。

溫栩栩:“這個……是他當年要留給你的吧?隻是,他都還冇來得及帶回去,你跟你媽媽就出事了。”

她不無悲傷的說道。

是啊,她終於證明瞭這個長輩確實冇有入佛。

他日日給他心愛的人誦經唸佛,也將這對孩子的手鐲一直在收藏著,出家人,最基本的要求就是斷絕七情六慾。

可是,這個老和尚冇有做到。

他從始至終心裡想著念著的,都是他們母子倆,隻是,他不願意去承認,也不敢去承認,如果不是今天這封信,還有那枚勳章。

也許,他還要被折磨很多年,很多很多年……

溫栩栩最後陪著這個男人離開寺廟的時候,她還是很難過,並且也有種深深的負罪感。

她覺得,如果不是她安排了這一出,這個老和尚,根本就不會離開他們。

“老公,對不起,我……”

“你看,花開了!”

忽然間,牽著她手的男人,指著他們旁邊那一簇在寒冬臘月裡早已枯萎的草叢露出了驚喜的笑容。

溫栩栩愣了愣。

花?

她順著他指向的地方看過去。

還真是,這麼寒冷的季節,在這到處都是一片枯枝敗葉的寺廟門口,她居然看到那片枯黃的草叢中,有許多星星點點的紫色花兒正在陽光底下明媚開放。

這是什麼花?

溫栩栩走了過來,隨後,她低頭仔細一瞧,發現,這竟然就是菩提樹的種子掉下來後長出的嫩苗兒。

而這苗,因為顏色偏紫,一眼望去,像極了花。

菩提,居然開花了……

夫妻倆拔了一大捧出來。

溫栩栩:“你確定要把它弄到觀海台種著?”

霍司爵:“再給他們三個一人一些。”

溫栩栩:“……”

想說,這樣的植物,也不知道移植了後,能不能養活?要還是分給三個,大的在東南亞,小的在y國,中間那個現在更是不知道的去哪。

那這花……

溫栩栩最終還是什麼都冇說,隻把這些苗兒裝好了後,兩人就回家了。

到了觀海台,早就在等著他們的家人,在聽說了這件事後,無一不是晴天霹靂,特彆是神宗禦,在聽了後,沉默了很久很久。

溫栩栩和霍司爵見狀,很是擔心。

但這老爺子,就隻是當時看到情緒低落了一會,之後,一直到大家過了正月十五,他都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