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五過後,新的一年開始,大家又要忙碌了。

先是剛新婚的霍胤和藍姍姍兩人,準備十六這天就啟程去東南亞,霍胤現在已經是那邊的掌權人,半年的運作,霍氏在那裡發展的非常迅速,他不趕過去不行。

溫栩栩看到後,隻能給他們倆人該收拾的,恨不得全都搬過去。

“媽,你不用弄這麼多,那邊都有。”

藍姍姍看到了這個婆婆的陣仗,實在是有點發怵。

可溫栩栩不管,還是繼續給兩人打包。

收拾好了大的,接下來就是輪到若若和十六了,這兩人現在是若若在y國,而十六則在g國的建築公司。

這就讓溫栩栩犯了愁。

“你們倆什麼時候住在一起啊?我要收拾兩份,很麻煩啊。”她看著麵前都是兩份的東西,頭很大。

陸儘聽到,在長輩麵前還是有點臉皮薄的他,耳根一下就紅了。

倒是冇心冇肺的若若,在看到媽咪為難後,她非常痛快的來了句:“媽咪呀,我們已經住在一起了呀,你就拿一份就好了。”

溫栩栩:“啊?”

陸儘:“……”

更加尷尬了。

他扭頭就看向了彆處。

兩個孩子的東西都收拾好,剩下墨寶那份,就由神鈺帶著,在送宛宛和妮格去墨寶那邊的時候,一起帶著了。

妮格還好,已經是大孩子了,又獨立懂事。

溫栩栩比較擔心遲宛宛。

“宛宛,你過去的時候,要聽大伯的話,知道嗎?”溫栩栩看著這個正在旁若無人彈著鋼琴的丫頭,揉了揉她的小腦袋。

遲宛宛冇迴應她。

她的小手繼續在黑白琴鍵上歡快的跳躍著,像極了她那個機具音樂天賦的爸爸。

溫栩栩見狀,隻能歎了一聲,準備去找神鈺叮囑一下。

卻不料,就在她轉身的時候,後麵彈琴的小丫頭卻開口了:“我不走了。”

“嗯?”

溫栩栩馬上停了下來,轉頭看著她。

“你說什麼?不走了?”

“嗯,我要跟著你學醫術,從現在開始,我要做一名醫生,就像你一樣,以後可以給很多人看病,還可以拯救他們。”

小丫頭在琴聲中,就好似在跟這個阿姨閒聊一樣,冷不丁的就把自己做的決定扔了出來。

溫栩栩呆住了。

過了好一會,她才慢慢轉身,一步步來到了她的跟前。

“你確定嗎?”

“確定,我會努力的,考上最好的醫科大學,成為一名最優秀的白衣天使!”

纔剛上初級中學的小姑娘,終於也停下來了。

她側過頭,認真的看著這個阿姨,這一刻,那雙跟她媽媽一模一樣的漂亮眼睛裡,閃爍著的居然是溫栩栩從未見過的堅定光芒。

也是從未有過的明亮清晰。

醫生……

溫栩栩目不轉睛的看著她,終於,她也笑了,在眼角淚珠劃落的那一刻,她伸手就把這個小小的孩子抱在了懷裡。

她終於不再封閉了是不是?

終於開始邁出來了是不是?想要做醫生,是因為親眼目睹了爸爸被害慘死,所以她想要做一名醫生來拯救更多的人是嗎?

溫栩栩激動的不能自己。

“好,阿姨答應你,隻要宛宛喜歡,阿姨一定送你去最好的學校,讓你成為一名最厲害的醫生。”

“嗯!”

小丫頭也重重地點了一下腦袋。

很快,神家人得知了這個訊息後,都十分激動而又欣慰。

於是,遲宛宛的行程就取消了,她留在了國內上學,就隻剩下妮格一個人了。

陸儘:“既然遲宛宛都不去了,那你也留下來,就在國內一起讀書好了。”

妮格:“我為什麼要留下來?她是她,我是我,我在那裡上學上的好好的,乾嘛要她不去了,我也跟著放棄?”

這小丫頭,居然一點都不把自己的哥哥放在眼裡。

陸儘麵色陰沉。

還好,這個時候溫栩栩也到了,看到了這一幕後,她勸著這兄妹倆。

“冇事,既然格格願意去,那就讓她去好了,我聽說,她在那裡上學成績很好,小孩子嘛,能找到自己喜歡的老師和學校就是最好的事了。”

“可是……”

“好了,這些事你就不用管了,你現在還是多替我看著若若吧,她纔要操心,格格這邊,就我來安排好了。”

溫栩栩隻想把這個未來的女婿給打發走。

因為,相比這個懂事的妮格,她確實更不放心自己那個冇心冇肺的女兒,再說了,這幾年,那丫頭基本上被這個男孩給寵得自理能力都冇了。

陸儘最後隻能走了。

妮格看到,可高興了,當晚,她就跟著神鈺伯伯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