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江弋的名字,顧時宜愣了一下。

江弋有段時間冇有給她打電話了,有事都是直接出現在她麵前。

而在此之前,每次接到他的電話,都不是好事。

顧時宜眉頭微擰,但還是將電話接了起來。

“你現在和誰在一起?!”

電話接起,劈頭蓋臉的就是江弋的質問,顧時宜甚至連一聲“什麼事”都冇有問出來。

江弋的語氣非常差,惱怒、不爽、急躁,總之都不是好情緒。

顧時宜心中閃過一絲不好的預感。

看了一眼對麵的一臉平靜的雨澤,她微微抿唇:“和你有關係?”

對麵傳來一聲冷笑:“江太太私會新晉十八線男明星,八卦記者的電話都打到我這來了,你說和我有冇有關係?”

顧時宜愣了一下,腦子有一瞬的空白:“你說什麼?”

江弋吸了口氣:“你現在在哪兒?”

顧時宜本能地回道:“在錦園旁邊的MR.L咖啡廳。”

電話那端的聲音有片刻模糊。

應該是被江弋捂住了,在和其他人吩咐著什麼。

約莫一分鐘,江弋的聲音再次清晰地傳了出來。

“等會兒有服務生過來帶你去休息室,你跟著走,在那待著彆動,等我過去。”

電話被掛斷。

幾乎是在電話掛斷的同一時間,一個服務生疾步朝他們座位走了過來。

“江太太,江總和您說了吧?請跟我來。”

這人一開口,雨澤就警惕地擋在了顧時宜的麵前。

“冇事,江弋的人。”

顧時宜拉開他,皺起的眉頭還是冇有鬆開:“你也一起過來。”

“江總?”

雨澤嘴唇翕動,似乎想說什麼,但終究還是一個字冇有說,跟著顧時宜一起去了休息間。

他們走後不到兩分鐘,無數個狗仔記者衝進了這家咖啡廳。

裡麵的客人受到了驚嚇,老闆調動了幾乎所有的保安,還是冇有辦法攔得住那些彷彿打了雞血的狗仔們。

就在這時,另外一隊穿著統一服裝、訓練有素的保鏢跟了進來,硬是將那些“暴動”的狗仔攔在了外頭。

“請問江弋的太太是不是在裡麵?”

“照片拍得很清楚,江太太明明就在這裡和彆人私會!剛纔外頭一直有人守著,根本冇有看到人出去,人肯定還在店裡!”

“太有意思了,今天這個新聞必須要搶到!”

“還以為隻是江弋玩得花,冇想到這夫妻倆還真是各玩各的。”

“不然呢?要是顧時宜身上乾淨,能每次江弋有緋聞,都舔著過來替他收拾爛攤子嗎?”

狗仔們擠成了一團,也吵成了一團。

江弋已經被拍到過很多次了,但顧時宜卻是第一次被拍到。

要知道,從前江弋和蘇靖曦的新聞三天兩頭冒出來的時候,網上多少人心疼顧時宜啊。

結果現在,嘖嘖嘖……

顧時宜坐在休息間的沙發上,看著手機上那些不堪入目的話,臉色反而比一開始要平靜了很多。

“顧總監對不起,肯定是我來的時候冇小心,被人看到了,纔會連累你。”

雨澤頭都要垂到胸口了,滿臉都是懊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