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梟眼疾手快,在手雷落地的一瞬間,抬腿猛踢,直接就把手雷踢向了對麵“boo~”的一聲劇烈的爆炸聲響,飯店內瞬間陷入一片黑暗。

王梟當下就要拗斷白生瑞脖頸。

關鍵時刻,王梟就感覺到一股子殺氣迎麵而來。

月光照射下,寒光乍現,匕首從側麵直接刺向王梟脖頸。

此人速度極快,顯然不是普通霸客。

這王梟若是在這種時候了結了白生瑞,那自己這條命也就完了。

迫於無奈,王梟隻能鬆手抓住對方手腕。

幾乎同一時間,另外一道黑影閃過一把就從王梟身前拽走了白生瑞,王梟顧及不了那麼多,揮舞重拳直擊前方黑影!

周邊六七個人瞬間一擁而上,撲向王梟。

飯店狹小的空間內,王梟高接抵擋,與身邊眾人打鬥在一起。寒光四射!

一個接著一個的身影被打倒在地。但是人群中卻有兩個身影戰鬥力非常強悍,遠超他人。

一直圍在四麵偷襲王梟。

王梟身上先後已經被劃開了數道口子。

在重拳再次擊倒側麵一人之後。王梟敏銳地捕捉到了側後方的偷襲。

他故意靠前一步露出脖頸,在對方快到達自己身邊的這一刻,突然抬手橫在自己脖頸處。

對方的匕首劃開王梟的手背的這一刻,王梟轉身一腳踹到對方胸口。

這道黑影瞬間被踹飛了出去。

另外一道強悍戰力的黑影一看自己同伴被打飛,二話不說,轉身就跑。

王梟豈能讓他輕易跑掉。

不顧周邊其他霸客的攻擊,大跨兩步,縱身一躍,直接撲到對方後背,把這道黑影撲倒在地。看書溂

黑影倒地的一瞬間,匕首直接刺向王梟心口。

王梟抬手打掉其匕首。

攥緊拳頭朝著黑影的腦袋就是一擊。

黑影趕忙側頭。

“哢嚓~”一聲,地磚被王梟這一拳直接打裂。

第二拳接踵而至。

黑影這一下躲不開了。

自知冇有活路,當下閉上了眼睛。

關鍵時刻“嘣~”的一聲槍響,王梟小臂中彈,抬頭的這一刻。

白生瑞的手槍已經頂到了他的額頭。

周邊區域還有數名霸客,也已經舉起手槍,對準了王梟。

白生瑞雙眼血紅。

“狗日的,去給我兒子陪葬吧!”

電光火石之際,一聲叫罵傳出。

“我去尼瑪的!”

一名持槍霸客被直接甩飛,朝著白生瑞就砸了過來。

白生瑞下意識地閃身。

“咣噹”霸客直接栽倒在地。

慘叫不止!

頊琦從人群中衝出,怒目圓睜,瘋狂大吼。

“你們這群狗孃養的,都給老子聽清楚!今天誰敢動我兄弟一下,我不誅他九族,我就不是人揍出來的!”

頊琦在西域整個霸客圈,都算得上一號人物!

在逆天的地位,更是超凡脫俗!

所有人都清楚他是什麼性格。言出必行!

現在一看他急眼了,當即都蔫兒了。

包括白生瑞,整個人瞬間也清醒了不少。

畢竟他不可能和頊琦一樣不管不顧!

若是就這麼把王梟宰了,頊琦高低得要他的命!

喪子之痛令白生瑞也是痛不欲生。整個人的身體都在顫抖,他聲音極大。

“頊琦,你要乾什麼?”

“你說我要乾什麼,是你要乾什麼!”

頊琦直接擋在了王梟的身前。

“整個逆天,誰不知道這是我兄弟,你他媽的這樣乾,有把我頊琦放在眼裡嗎?”

頊琦的聲音更大。白生瑞使勁地深呼吸,讓自己調整狀態,彆和頊琦這麼個愣貨硬碰硬。

足足數分鐘的時間。白生瑞這才稍微冷靜下來,降低了語氣。

“他和實驗室的那群人是一夥兒的。他們是朋友。”

“然後呢?”

頊琦不以為然。

“我兒子當初就是被他們害得冇有辦法進入地道,然後再被抓走的!”

“然後呢?”

“然後我兒子現在死了,死了!死了!!!”

提到自己的兒子,白生瑞又有點控製不住了!

“我得給我兒子報仇!”

整個逆天的人都知道,白生瑞這兒子,是白生瑞的死穴。a

為了他這個兒子,他也是什麼事情都乾得出來。

頊琦自然也心知肚明。

當下有些語噎。

看著頊琦不說話了。白生瑞繼續道。

“頊琦,咱們兄弟這麼多年,你實話實說,你二哥對你怎麼樣?”

“二哥對我真的挑,還數次救過我的命!救過大家的命!”

“那你是和二哥關係近,還是和這個認識了冇有幾天的傢夥關係近!”

“那自然是和二哥關係近!”

“那你不應該站在二哥這邊嗎?”

“二哥,我和征征的關係也不錯。我百分之一百地站在你這邊。”

白生瑞情緒稍有緩和。

“那你給我讓開!我絕對不能放過他!”

頊琦大眼珠子滴溜溜地轉,沉思了片刻。

“但是這人,我不能讓!”

“頊琦!”

白生瑞一聲大吼。

“你什麼意思?”

頊琦深呼吸了一口氣。

“二哥,咱們摸著良心說。征征出事兒,和他能有多大關係?他當時躺在手術艙內,能知道外麵發生了什麼嗎?”

“所以就算是有人搞動作,害了征征,也不是他的命令,應該是那實驗室主要負責人的命令,對吧?”

“那如果不是因為給他做手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嗎?”

“那個實驗室在天虎城存在了這麼多年!是絕對不可能輕易暴露的!所以就那天的情況,無論他在或者不在。都會有人出來使壞!以達到保護他們實驗室的目的!你說我說得對嗎?”

“害了征征的真正凶手,不是他。是當時下達命令的人,是實驗室的真正主人!”

“那他們也是一起的!他也罪責難逃!”

“那你打他一頓罵他一頓就算了。還用得著要他的命嗎?跟他有半毛錢關係嗎你這麼恨他?”

“真的有本事,你去恨實驗室的主人,恨當時真正出手製止征征的人!這也算是個爺們乾的事兒!你跑過來拿他撒氣,算是什麼事兒啊?”

“頊琦,你怎麼和我說話呢?”

“我說錯了嗎?”

頊琦看著周邊人群。

“這裡有你這麼多的兄弟,你問問他們,我說得有毛病嗎?”

“你總不能因為征征一個人的事兒,就不管不顧,濫殺無辜吧?無論是不是真正參與了,一個都不放過?”

“對,就是一個都不放過!我要誅他九族”

白生瑞的聲音也是越來越大,情緒又要失控。

“那不好意思。你誅彆人行。我幫著你誅也行。但是,你誅他不行!”

“頊琦!”

白生瑞抬手耗住了他的脖頸。

“你他媽這種時候,站在外人麵前,和我對著乾,是不是?”

“二哥,我就讓你刀下留人,留一個無關緊要的人,怎麼了?若是說這事兒他就是主謀,或者直接參與者,我也冇臉攔著你。他什麼都不知道。你就要他命。有這樣的嗎?”

“你光開口閉口說我不把你當二哥,你若是真的把我當成弟弟,這點麵子還不能給我嗎?”

“我給不了!我告訴你,一個人都不行,一個人都不行!”

白生瑞情緒再次失控,來回踱步。

“任何有關的人,我都要讓他們付出代價!我要他們的命!我要他們的命!這群王八蛋!!王八蛋!!!畜生!”

白生瑞眼圈紅了。頊琦也是看出來了,和白生瑞講道理是講不通了。

抄起自己身後的巨型開山刀,攥在手中,滿身殺氣驟然而至。

“那我今天就要看看。誰敢當著我麵兒動我兄弟一根頭髮。”

白生瑞一看頊琦也耍了狠。

一股子無名怒火衝上頭頂。

“頊琦,我再問你最後一句,你讓不讓!”

“不讓!”

“頊琦,你給我聽清楚了,如果你今天不讓開,我白生瑞從即刻起,與你恩斷義絕!你讓不讓!”

頊琦眉毛一立。

“不讓!”

白生瑞氣得渾身發抖。

“咱們這麼多年的感情,比不上你和他這麼幾天的相識,對嗎?”

“二哥,我什麼人你也清楚。隨便你怎麼說吧。總之,我今天絕對不讓,我在這,誰也彆想碰他!”

白生瑞突然掏出手槍,對準頊琦的額頭。

“你他媽今天不讓,老子就先要了你的命!”

白生瑞這個動作可把周邊的人都嚇壞了!

“二當家!二當家!”

“滾,誰敢過來,老子要誰命!”

白生瑞徹底陷入瘋狂。

頊琦一看白生瑞敢把槍口頂住自己腦袋。

當即也是紅了眼。眼瞅著就要玩命!

關鍵時刻,劉昊從人群當中衝出。

“住手!給我住手!”

他大聲叫吼,狂奔到頊琦麵前,猛推了一把頊琦。

“從這瞎鬨什麼。給我滾!”

這句話看似是在罵頊琦,實際則是給頊琦解了圍。

劉昊擋在白生瑞的麵前。

“老二,你的心情,大家都能理解。但越是這種時候,你越是要控製才行啊。咱們不能內訌啊!”

白生瑞盯著劉昊。

“我今天就想要他的命,有毛病冇?”

“你為什麼非要他的命?”

“我先拿他打打牙祭,剩下的,我再挨個找他們算賬!”wp

“那你就不能給老七一個麵子嗎?放過這麼一個無關緊要的人!”

“這麵子我給不了!”

“那你想咋的吧!”

頊琦內心的火兒也上來了。劉昊轉頭衝著頊琦叫罵。

“你給我滾!這有你說話的份兒嗎?二當家救了你這麼多次,你良心讓狗吃了?”

“我也不想這樣。是他冇完冇了的逼我。大哥,你評評理。我頊琦這張臉,保這麼一個人還不行嗎?他不是凶手,也冇有參與任何事情,礙得著嗎?”

“你殺那些無辜礙不著的人,殺的少了嗎?我哪次阻攔你了?不讓你殺了?”

白生瑞看著頊琦。

“我絕對不會放過他的,誰擋在我麵前都不行,不光他一個,是所有人!”

大神純銀耳墜的九狼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