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凡回頭,看向一旁鴉雀無聲的查理士。

“大哥,我們也隻是為彆人賣命的,求你不要殺我們!”

說完,查理士直接跪了下來。

其他船員也是紛紛跪了下來:“大哥,我上有老下有小,求求你繞我們一命。”

陳凡目光落在查理士身上,說道:“你站起來!”

查理士嚇得發抖,他說道:“大哥,剛纔是我有眼無珠,求你大人不計小人過。”

“如果不是家裡上有老下有小,誰願意乾這樣的活呢?”

“求求你,求求你大人不計小人過,不要和我一般見識!”

陳凡說道:“這批翡翠原石,我要了,你可有意見。”

“啊?”查理士嚇得抬起頭,說道:“大哥,這批翡翠原石是韓家的。”

“韓家已經滅亡了,不複存在!”

“這……”查理士一臉難為情的說道:“即便韓家滅亡了,這邊大鯊魚組織這邊,我不好交差。”

“回去告訴鯊魚,就說我狼王殿狼王征收了這批翡翠原石。”陳凡說道。

“狼王殿?”查理士瞬間抬頭:“你就是天明島決戰的狼王?”

陳凡點頭,回答:“正是……”

“天呐,我竟然見到狼王大人了!”查理士滿臉的崇拜。

“修羅的人到處欺負我們東南亞的人,是你打敗了修羅,給我們東南亞一個安寧,你就是我們心目中的神!”

“狼王大人,你要這批翡翠原石對吧?”

“我來給你解決!”

查理士站起來,拿出電話,給韓夫人撥打了一個電話,說道:“喂,韓夫人嗎?”

“你太美誠意了,讓你提前打理好道路,你卻冇完成,如今我們被警方盯上,是你先不仁,彆怪無比不義!”

“這批翡翠原石,我們不送了,合作取消,是你違約在先,我們不乾了。”

電話內頭,韓夫人一愣,急忙說道:“我不是讓海子城去和你們交涉了嗎?”

查理士看了看地上死不瞑目海子城,說道:“哪裡有什麼海子城?他根本冇來!”

說完,查理士直接把海子城的屍體丟入大海。

“合作取消,一切後果由韓家負責!”

轟隆隆!

正在前往青州銀行的韓夫人直接嚇傻在車上。

當她再次撥打電話回去,奈何電話卻是一種無人接聽。

而船上,查理士熱情的說道:“狼王,你要這批翡翠送到哪裡去?”

“青州!”陳凡說道。

“好!”查理士點點頭,直接一口答應。

旁邊的人提醒道:“查理士,青州警方……”

查理士哈哈大笑,說道:“狼王大人,華國的軍芳第一人,怕個毛線?”

說完,所有人都覺得言之有理。

陳凡對查理士的轉變非常的震驚,他問道:“大鯊魚組織那邊你怎麼交接?”

查理士再次笑起來,他說道:“我們的鯊魚殿主非常崇拜狼王,如果他知道這批貨物給了狼王,他一定非常開心。”

“並且,這批貨物是先付錢,後交貨,其實鯊魚殿主已經拿到了那五百億,貨物給誰影響不大。”

陳凡淡淡一笑,就當韓夫人為他買單了。

……

而另外一邊,韓家大院裡。

顧總管說道:“韓夫人,那批翡翠原石,大鯊魚組織不願送了。”

車上,韓夫人頭疼欲裂,她揉著腦袋說道:“我知道了。”

“我們接下來怎麼辦?”顧總管問道。

韓夫人想了想,大鯊魚組織在東南亞,並且居無定所,他們連報仇也找不到位置,況且現在韓家內憂不斷。

“先解決韓家的事情,以後再找大鯊魚算賬!”韓夫人說道。

顧總管說道:“夫人,韓家情況更加告急了,要想化解這場風波,至少需要五百億。”

“五百億!”韓夫人也是覺得頭大。

她說道:“放心吧,我們有陳家玉佩,等我去青州銀行把陳江南存在青州銀行的五百億拿出來,以解決燃眉之急。”

顧總管點點頭,說道:“這樣最好。”

“希望不要再出什麼幺蛾子了。”

“我知道了!”掛斷電話。

此事,韓麒麟蹦蹦噠噠的從屋外回來。

他說道:“顧老,那邊已經打理通了,可以進入青州界限了。”

顧老和一眾韓家高層卻是垂頭喪氣,冇有一絲絲的喜悅。

“怎麼了?”韓麒麟疑惑的問道。

顧老回答道:“大鯊魚組織不願意給我們送那批翡翠原石,並且海子城也聯絡不上了,他極有可能出事了。”

“什麼?”韓麒麟猛地一愣:“這怎麼可能?”

“誰在和我們韓家作對?”韓麒麟問道。

所有人搖搖頭。

而韓麒麟忽然想到了陳凡的話。

“陳凡,是陳凡乾的!”韓麒麟把陳凡再柳城說的話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所有人聽完之後,非常的震驚,紛紛說道:“陳凡有這麼大的實力嗎?”

而另外一邊……

“李滄,你再給我說一遍?”韓夫人怒氣沖沖的吼道。

而李滄不緊不慢的說道:“我說了,這筆錢冇有陳家主的簽字,即便你們有陳家玉佩,也冇辦法拿到。”

“李滄,你隻不過是我養的一條狗,你敢和我作對?”韓夫人破防罵道。

“韓夫人,如果你用這樣的語氣跟我說話,那麼請離開青州銀行,這裡不歡迎你!”李滄說道。

“你……”韓夫人氣得恨不得殺了李滄,但自己真需要那五百億,他說道:“陳家主早就在那場飛機失事上死亡了,我怎麼找他來簽字?”

“誰說我死了……”正在這時候,門口走進來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