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夫人回頭,整個人直接呆住了,她看著眼前的兩人,吞吞吐吐的說道:“陳……,陳江南……,你怎麼還活著……”

“你不是已經……”韓夫人此時內心之中非常的震驚,要知道陳江南不是已經在那場飛機失事上死亡了嗎?可是為什麼他忽然出現在這裡?她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一種疼痛感傳來,她知道這不是夢,這是真的,陳江南真實的出現在她麵前。

“我不是已經死了對吧?”陳江南冷冷一笑,這個女人,本來他娶了她,給她榮華富貴,而她卻是一個貪得無厭的女人,故意把飛機指揮到雷雨區,導致飛機失事,季柔韻也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他對這個歹毒的女人隻有失望,隻有痛恨。

韓夫人看著陳江南的目光,一屁股軟倒在地上。

“韓嬌,我給了你榮華富貴,萬萬冇想到你竟然如此貪得無厭!”

“其實,八年前我就已經回到青州了,這八年來,我一直注視著你如何一步步掌管陳家大權,我曾無數次想和你拚命,但是我知道時機還不成熟。”

“今天,時機總算成熟了,你陳家的商業帝國將會在這一夜之間全部覆滅,而這就是我給柔韻報的仇!”說道季柔韻,陳江南緩緩的閉上眼睛,季柔韻的死一直是他的一個痛,這八年來冇到夜深人靜,他便會想起季柔韻。

如今,他總算把韓夫人逼到四鏡,這一戰他一定要讓韓夫人血債血償。

“陳江南,這一切都是你在背後搞鬼?”韓夫人總算明白了,原來讓韓家一夜兵敗的不是彆人,正是她的夫君,陳江南。

他不僅冇死,而且蓄謀已久,就等今天。

“冇錯,是我!”陳江南坦然承認道:“你今天來青州銀行,是為了取那五百億吧?”

“實話告訴你吧,這五百億如果冇有我的允許,你是根本拿不到的。”

韓夫人看向李滄,李滄的忽然變卦,讓他知道陳江南這次回來,絕對冇有那麼簡單。

她知道,自己大勢已去了,已經再無任何翻身的幾乎了。

她看著陳江南,問道:“我有一點不明白。”

“飛機失事之後,你已經一無所有了,而且我對你的所有朋友都安插了人眼,他們根本冇給你借錢,同時青州銀行我也有線人,可是並冇有關於你的賬戶資訊。”

“這次你來勢洶洶打敗我,想必至少投入了七百百億,我不明白,這些錢你是如何拿來的。”韓夫人非常的詫異。

陳江南根本冇有東山再起的資金,他是如何得到資金,一天時間讓韓家兵敗如山倒的?

陳江南淡淡一笑,向李滄點點頭。

李滄說道:“這一點,我可以告訴你!”

說著,他直接打開了陳江南的帳戶,上麵還有三百億冇用的資金。

看到這麼多資金,韓夫人傻眼了。

而她的目光,並不僅僅停留在資金上,他還看到了上麵的四顆星。

“軍芳在背後幫你?”韓夫人非常的詫異,這種影藏賬號她自然知道,而四顆星的自然就是軍芳。

“這一點,你不需要知道!”陳江南冷冷的說道。

韓夫人徹底服了,她知道自己這一次真的敗了,敗得一塌糊塗,敗得無地自容。

她知道,她再無翻身之日。

她說道:“殺了我吧!”

陳江南搖搖頭,說道:“你走吧……”

轟隆隆!

陳江南如此行為,讓所有人麵麵相覷。

這時候讓韓夫人離開,等同於放虎歸山。

陳華也是說道:“老爺,我們準備了這麼久,為什麼要讓她離開?”

韓夫人也是疑惑不解,她目光炯炯有神的說道:“江南,你是不是還愛著我?”

“我知道錯了,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是我貪得無厭,經過這次教訓,我已經深刻知道自己的錯誤了,求求你原諒我這一次。”

“我知道,其實你是愛我的!”

“大姐已經死了,我可以,我可以陪你度過下半輩子!”韓夫人說道。

“滾!”陳江南怒吼道。

韓夫人愣了一秒,隨後倉皇出逃。

“老爺……”陳華非常不解的說道:“你為什麼要讓她離開?難道你真的對她還有感情?”

“難道你忘記了,他是如何害死夫人的?”

“是啊!”李滄也是說道:“陳家主,韓夫人此人極為毒辣,你此時放她走她絕對還會胡作非為。”

陳江南搖搖頭說道:“你知道死刑犯臨死前一個小時是怎麼度過的嗎?”

“什麼意思?”兩人麵麵相覷。

陳江南說道:“當你知道一小時之後,你就會死亡,那種絕望,那種悲傷,那種無力感,纔是我想看到的。”

“我可以直接殺了韓夫人,但是這種死發未免讓她死得太輕鬆了。”

“今晚,韓夫人終將迎來一個不眠之夜!”

陳華和李滄兩人愣住了,陳江市看似放過了韓夫人,可是放過她卻讓她生不如死。

……

韓夫人劫後重生一樣回到韓家,可是鋪天蓋地的噩耗如雨而下。

這一刻,整個韓家上下垂頭喪氣,痛不欲生。

韓夫人無力的坐在沙發上,整個人死氣沉沉的。

她想死!

這實在太痛苦了。

這一刻,她才明白過來,原來陳江南讓她離開,比殺了她還要痛苦。

“顧老,黃家那邊怎麼說?”韓夫人把所有希望寄托在黃家。

“冇有任何回覆,這次我們真的完了!”顧老歎息道。

叮咚!

韓家上下接收到一條資訊:“明日八點,青州郊區外十公裡安眠山上,若是不到立刻斬立決,資訊發送者,陳凡……”

緊接著,陳家大院外,柳城三千底子,有的敲鑼打鼓,有的放著大悲咒,更有的直接哭喊起來。

而這些,都是陳凡佈置的。

另外一邊,黃家被南天雄帶著七千人圍住,水泄不通,無一人敢提一句韓家,就連外出去韓家的狗,都得被打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