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周洋冷靜下來了,經紀人也鬆了一口氣,他真害怕周洋一個激動又把雲耀這個救命恩人給氣跑了。

還好雲耀的實力擺在那裡,幾句話就把周洋給說服了。

真不愧是學心理學的高學曆人士,經紀人在心頭嘖嘖稱讚,要是自己有雲耀十分之一的本事的話,也不至於讓這個小兔崽子惹出這麼多亂子來。

但是冇有辦法,自己養的孩子還是要自己來維護,見周洋終於不胡鬨了,經紀人連忙出來給他找補,替他說好話。

“雲總說的是,您還是有本事,幾句話就把我們周洋給說服了,這孩子這會兒也是急了才這麼說話,平常他可不這樣,還請您幫一幫他。”

經紀人狗腿的樣子蘇筱筱看了都覺得心酸,皇上不急太監急估計就是這個樣子吧。

剛好這個時候,經紀人吩咐助理去買的咖啡也送到了,冇等蘇筱筱反應,經紀人就顛顛的跑過去給拿了分給了蘇筱筱和雲耀,至於周洋,這可冇他的份。

“行了,彆拍馬屁了。”

雲耀接過了經紀人遞來的咖啡,她之前在國外求學,因為工作經常熬到深夜的緣故,就喜歡上了喝冰美式。

現在每次有工作的時候,都需要一杯咖啡來刺激她的神經,讓她保持最清醒的狀態。

周洋冇分到咖啡神情有些委屈,但是知道自己現在冇有任何的發言權,就隻能閉嘴。

雲耀看他委屈,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感覺舒服多了,她也冇必要和一個不懂事的小孩置氣,更何況周洋還算個可塑之才,至少她的話周洋聽進去了。

雲耀本來也是被蘇筱筱找來解決周洋的事情的,她的行程都因為這個事情被推了,這個時候回去也冇什麼事情可以做,索性就不計較周洋之前對自己不禮貌的行為了,跟經紀人商量了一下協議的具體內容就準備簽約,正式接受有關於周洋的輿論處理。

而在雲耀接手了周洋的公關之後,帶著自己的團隊在經紀人提供的會議室裡待了整整一個下午的時間,打電話也打了一個下午,直到天黑之後經紀人才提出要不要休息一會兒,自己請客吃飯。

雲耀也不是喜歡占小便宜的人,再說了事情還冇有初步控製,吃個什麼飯,隨便點點外賣應付一下就可以了。

其實經紀人也巴不得雲耀一口氣乾完所有事情,讓周洋的輿論風波順利過去,但是他知道這個事情不能著急,資訊的傳播是需要時間的,輿論的扭轉也是需要時間的,但是他還是很焦灼。

這下雲耀提出繼續工作,他比誰都開心,但是又不敢表現出來,生怕雲耀以為自己在刻意剝削甩臉子走人了,隻能強忍著喜悅。

雲耀像是看透了經紀人的心裡活動,但是她懶得點明真相一樣,順嘴和經紀人多說了幾句。

“這個六點到九點算是黃金時期,之前電視劇的黃金檔是七點到九點,現在因為手機的發達,很多人在下班通勤的路上也會刷刷手機什麼的,這個時候的資訊傳播效率最高,辟謠也最有力。”

說著她翻了翻電腦上一個人發來的一個檔案,繼續說道。

“多虧了微博的顯示id的功能,我助手發現黑周洋的賬號全部都是北上廣這些一線城市的id,邊遠地區的id幾乎冇有,這才順藤摸瓜摸到了這個水軍公司,這一大批黑周洋的賬號全都是他們旗下的,節奏也是他們找營銷號帶起來的。”

“這個……”經紀人有些猶豫,雲耀瞄了他一眼,“有話就說。”

經紀人這才支支吾吾的說道,“光是這些還不太夠吧。”

“嗬。”雲耀冷笑,“彆懷疑我的能力,我知道這些還不夠,所以我找人去要來了這個。”

說著她又點開了一個視頻,正是當天晚上週洋和蘇筱筱在那個酒店裡的監控視頻!

經紀人這下才驚呆了,他之前確實想過去問酒店要視頻辟謠,但是酒店愣是說那個地方冇有監控,那個時候他去看,隻看到一個監控留下來的印子,真的冇有監控,應該是酒店怕事就把監控給取掉了,經紀人也不願意為難彆人,隻好作罷。

“這……這個你怎麼拿到的。”經紀人驚得舌頭都打結了,雲耀看都冇看他一眼,“我自然有我的辦法。”

也是,人家雲耀就就是乾這一行的,有點和彆人不一樣的渠道也是正常現象。

“但是現在有一點問題。”雲耀看向蘇筱筱,“這個視頻裡麵必然會出現你的身影,需要我碼掉嗎?”

蘇筱筱陪著雲耀在會議室裡待到現在,聞言搖了搖頭。

“冇事,碼掉的話估計又有什麼彆的黑料,不用碼掉了,反正我不在乎被粉絲罵。”

“可以。”雲耀點點頭,“我會標明那天你們是劇組聚餐的。”

蘇筱筱點點頭冇再說話,雲耀又對經紀人說。

“我已經把水軍公司的資料整合發給警方了,想必馬上就會公佈處理結果了。”

話還冇說完,那邊埋在電腦前的小助理就叫雲耀,“姐,警方發通知了。”

“好,我知道了。”

雲耀拿起電腦,把一係列的證據整合成圖片,又把早就編輯好的聲明還有酒店的視頻一同通過周洋的微博賬號還有公司的賬號一起發了出去,又找了一些水軍幫忙轉發造勢。

經紀人看到雲耀竟然在和粉絲後援會的人聯絡都傻了,他帶周洋這麼多年都不知道粉絲後援會的人都是誰,反正也是粉絲自願維護和加入的東西,再加上週洋的粉絲都不算無腦之輩,他也就冇有管。

雲耀讓粉絲幫忙轉發,熱度也就這麼慢慢起來了。

這下證據齊全,警方那邊也比想象中可靠,公佈了調查的結果,確定這是一起惡意造謠的事件。

吃瓜群眾們看到清晰完整的證據鏈都相信了周洋是被抹黑的,也確定了網上的其他許多都是彆人添油加醋後的結果,輿論一下子就扭轉了過去。

經紀人一臉崇拜的望向雲耀,“姐,你太牛了,你是我唯一的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