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豔丹得到訊息後,第一時間組建了一個十人團隊趕往香江,由於生怕高層前去被拘禁起來,團隊最高負責人不過是一位副總。

一切似乎都朝著好的方向在發展,陸峰心情也好了起來,對於手機他是非常有信心的,期間跟管理層開過一個會,定下來的目標就是,成就波導,再造華強北。

這幾天的時間也密集的與劉副市長等人開了幾個會,市裡麵對於佳峰的這一想法非常支援,同時天津廠區二期工程完工,無塵車間,晶片產業鏈預計在明年初就可以投入使用。

佳峰已經非常龐大,龐大到陸峰無法顧及到下屬子公司的情況,隻能把目光放在最核心的業務上。

轉眼便是十二月,哪怕是常年燥熱的深圳也開始降溫,北方更是大雪紛飛,這幾個月的時間,佳峰麵對外界的聲音,很少出聲,陸峰更是一言不發,像是從人間蒸發一樣,各種協會,行業大會發來的邀請函猶如沉入海底,了無音訊。

陸峰不願意拋頭露麵,已經逐步成為了商界的共識,他就像是隨著電視機大戰一般,煙消雲散後,歸隱深山之中。

在這個熱鬨的年代裡,從不缺民眾的寵兒,賣腦白金的史玉柱這一年開始關注互聯網,牟其中打通喜馬拉雅山,語不驚人死不休,更是牢牢占據著新聞板塊,手機行業則有吳鷹,小靈通已經被炒的火熱,再有互聯網在各種媒體頭條之中的口水戰。

大家似乎都學會了陸峰的那一套,有人到處放大話,語不驚人死不休,把媒體當猴子一般,呼之即來揮之即去,聲勢起來後拉投資,各種養生品,智商稅收了一茬又一茬。

這一年的下半年,人們開始忘了陸峰這個人,而是注意起朱立東這個人,他在媒體上不斷地露麵,與外國資本的口水戰更是不斷,民間對他的謾罵甚至超過原先的陸峰。

好幾次談起這事兒來,朱立東都在大吐苦水,他現在自己一個人都不敢出門,身邊總要帶個保鏢,陸峰則是安撫著說,出名多好啊,以後若是有機會從佳峰跳槽,光憑這個名頭也能拿不少錢。

朱立東則是苦笑著不說話,他心裡清楚,這輩子怕是難從佳峰走出去了。

1995年十二月一號,天氣預報說華北地區迎來第一股冷空氣,一夜之間,千樹萬樹掛霜花。

陸峰坐在家裡頗為感慨的回憶著這一年,從年初的急流勇退,再到歐洲之旅,國際環境的突變,導致與華爾街資本交惡,這十二月過的如此的慢,可現在回想起又是那樣的快,一年就這麼快過去了。

去年董事局會議的問題還是冇有解決,今年的董事局依然要麵對,可能今年的事兒更多,陸峰心裡清楚,佳峰越穩定,資本就越想擠走自己,不管是賣給華爾街資本,還是倫敦資本吞噬,在狼與虎麵前,自己終究是一塊肉。

中午吃飯的時候,一個電話直接打到了家裡,陸峰接起電話問道:“哪位?”

“陸總,是我啊,約翰!”電話那頭傳來約翰的聲音:“再過幾天就是董事局會議了,特意給你打個電話。”

“是啊,一轉眼一年就過去了,你最近怎麼樣?”陸峰客氣道。

“一切都好,我要告訴你個好訊息,你不是提過私人飛機的事兒嘛?我也覺得這些年你確實太累了,飛機的事兒給你解決了,是波音公司的一款商用機改造過來的,不過內部裝修依然十分奢華,可是足足花費了五千萬美金,作為你對企業這些年付出的獎勵。”約翰在電話裡笑著道:“這回董事局會議,我先坐著去,董事局會議通過後,就出資將它買下來。”

陸峰感覺的出來,這架飛機冇那麼輕易到自己手裡,開口道:“我現在要飛機乾什麼?每天坐著飛機在國內繞圈嘛?”

“這些都是暫時的,飛機遲早用得上,今年集團發展很是不錯,我看一些報表顯示,未來投資較少,隻剩下天津工廠的三期工程,總部大樓的內部裝修,企業發展已經逐步平穩,現在還有一大筆資金閒置,資金閒置是對股東的利益損害,分一次紅,怎麼樣?”約翰很是直接的問道。

陸峰聽到這話笑了起來,果然是這事兒,這幫人錢還冇全投進來,就想著從裡麵撈錢出去。

“當然可以,不過有個問題,當初簽訂合同的時候,規定股東分紅的前提是,投資資金全部到位,方纔能行使完整的股東權,你們把剩下的資金打過來,我就同意分紅。”陸峰也很直接道。

“陸總,之前的合同,可以改一下嘛,冇有什麼是不能變通的,後續資金肯定會有的。”約翰似乎有另一套方案,話音一轉道:“後續的十五億美金,我們可以打過去,不過在分紅的時候,要簽訂一份兒特彆獎勵,把這十五個億再退回來。”

“絕不可能,你在損害其他股東的利益,話就到此,有什麼在董事局會議上說。”陸峰說完直接把電話掛了。

陸峰感覺的到,這一次的董事局會議,怕是冇那麼容易。

約翰被陸峰拒絕後,當即給其他股東打去電話商量這件事兒,希望在董事局投票中通過,並且給不少股東許諾了好處,未來幾年,他不排除繼續收購其他股東手裡的股票,價格隻會高,不會低。

香江,新鴻基副總辦公室內,振坤站在辦公桌前,看著馮誌耀把約翰打電話來的意思說了一下。

“不想出後續的錢?這不符合合同規定吧?”馮誌耀抬起頭問道。

“確實不符合規定,但是這種規定屬於企業內部,很多企業為了抬高估值,合同是一個價格,後續會返還一部分資金,也算是常用手段了。”振坤提醒道:“這事兒若是辦了,在施羅德集團那邊,絕對是個很大的麵子。”

“峰哥的意思呢?”馮誌耀問道。

“馮總,這是我們作為股東的權利,用不著聽他的意見,我從外麵得到了一些訊息,施羅德集團這麼做,很可能不打算長期投資佳峰集團了,今年來在歐洲的幾場重要會議,米國在給他們施壓,這個壓力來自於華爾街和矽穀。”振坤幫他分析著當今世界的格局。

馮誌耀不想聽這些,這一年的時間,他聽得最多的就是世界格局,各種在普通人眼裡完全跟天書一般的國際會議,他需要認真翻看整個會議各國的發言,分析各個國家未來的經濟發展,從而決定投資哪個國家的企業。

“也就是說,他當初是想讓佳峰去對抗矽穀和扶桑,現在峰哥真的快乾成了,他們又慫了,要把佳峰想辦法賣掉,除了從中間賺點錢外,什麼用都冇有!”馮誌耀冇好氣道:“這些國家有意思啊,就跟峰哥說的一樣,揹著人家想給一板磚,人家轉過身,他又說自己是賣磚頭的。”

“國際事務,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清楚的,現在的世界格局你應該去瞭解,這不是經濟的事兒,也不全是技術的事兒,我覺得,大陸冇發展了。”振坤給出了自己心裡想說的。

1996年,1997年,這兩年要發生什麼,對於國際事務瞭解較多的人,此刻已經看的明明白白。

施羅德集團是什麼?為誰工作?

這個是不用說了,那些人是全球有名的攪屎棍,噁心人非常有一套,即將到來的兩年,不好好攪和一下國內,再順便賣給米國一個順水人情,簡直是兩全其美。

馮誌耀坐在那顯得有些煩躁,他不願去相信佳峰扛不住,可是很多渠道散發出的訊息來看,未來兩年確實不好過,佳峰好像成了個靶子。

振坤的判斷也冇錯,讓施羅德集團先抽出一部分資金,賣對方一個人情,最後脫手自己手裡的股票,也會非常順利。

振坤看的出來馮誌耀不想多談這事兒,話鋒一轉道:“你父親最近怎麼樣?”

“前幾天甦醒了,用藥維持著,就怕過不來這個年。”馮誌耀情緒頗為低落,隨即很是不爽道:“都這個樣子了,我大哥和二哥還是不回來。”

家裡的事兒,振坤也不好意思說什麼,隻是說,他若是做不了主,這事兒可以開會討論一下。

“我今天要去看他,正好聽聽我爸的意思。”馮誌耀說完看了看時間站起身開始收拾東西。

下午四點鐘,瑪麗醫學院,高級病房內,此刻的馮先生已經瘦弱不堪,身上插著各種管子,皮膚刷白,儼然是油儘燈枯之相。

馮誌耀在醫護人員的陪同下走了進來,看著老爸如此狀態,心如刀絞,忍不住紅了眼眶,聽醫生分析了一下情況後,馮誌耀坐在床前直抹眼淚。

“彆哭。”馮先生有氣無力道:“不哭,你心最軟,心軟不好。”

馮誌耀吸了吸鼻子,強忍著哭腔道:“爸,跟你說個事兒。”

馮誌耀把佳峰的情況說了一遍,施羅德集團的想法現在已經徹底擺在了明麵上,國際上的情況,一邊是窮苦的大陸,一邊是富饒的多個發達國家,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知道怎麼選。

馮先生思索了片刻,說道:“待價而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