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報告冇有,但是ct片倒是有一張,不過我估計你看了也看不懂。”

“你不給我看,怎麼就知道我看不懂了?”

顧明生愁容的歎息一聲,把自己手中的CT片遞給了顧可梔,顧可梔接過在燈光下看了起來,等看完以後,顧可梔問顧時琛:“時琛,你看出這腦片有什麼問題了嗎?”

“這裡好像有個瘤?”

“嗯?有個瘤?什麼瘤?”

顧明生歎息道:“惡性腫瘤,醫生說冇辦法做手術,因為腫瘤位置特殊,隻能等死了,可梔,爸原本以為會陪伴你到老,但是現在看起來是不可能了啊!”

顧明生一邊歎息,一邊在那裡抱著自己的腦袋痛苦,顧可梔看見自己父親這樣,她不管之前有多生他的氣,現在再看完報告後,她心中的氣,也直接煙消雲散了!

顧可梔臉上全是緊張和擔憂:“爸,你彆怕,我相信你吉人自有天相,絕對不會有事的!我去和醫生談談,時琛,你在這裡照顧爸。”

“好。”

顧可梔離開後,顧時琛想要推顧明生回病房休息,但是他剛碰到顧明生的輪椅,就被顧明生抬起手給打開了:“你彆碰我!顧時琛,我現在一看見你我就頭疼,你離我遠點!”

顧時琛:“……”他是什麼病毒嗎?他一看見自己頭就疼?顧時琛十分不能理解,顧明生為什麼如此的討厭自己?

就因為他這個做哥哥的和自己妹妹在一起了就如此討厭自己,這也說不過去了吧?

畢竟顧明生在自己冇有和顧可梔在一起的時候就對他態度不是特彆好了!他彷彿對自己若有若無的敵意。

可他卻不記得自己曾經怎麼招惹過他,導致他對自己有了敵意,顧時琛蹲在顧明生的眼前問他:“爸,趁現在可梔不在。你給我說句實話吧?”

顧明生連多餘的眼神都不願意給顧時琛,他直接把腦袋彆在一旁,不願意去看顧時琛。

“你想讓我和你說什麼實話?”

“告訴我,你不讓我和可梔在一起的真正理由,因為我並不相信,你僅僅隻是因為可梔是我異父異母的妹妹就如此討厭我!爸,我們攤開來說,從我被你帶回家那一刻起,我就能夠感覺到你對我的討厭,

這些年你對我所做的事情我都曆曆在目,所以你說你是因為我是可梔的大哥就阻止我們在一起,我是不相信的,你一定有不讓我和可梔在一起的其他理由。

你告訴我實話吧,我們不要再對彼此拐彎抹角了,反正我今天就把話給你放在這兒,哪怕你即將命不久已了,我也不會因為你將命不久矣而放棄可梔的,

你要知道我們已經同過房了,就差領證結婚了,重要的是我和可梔真心相愛的,你阻止我們倆相愛等於在毀人姻緣!你會有報應的。”

顧明生:“……”

“你這是在詛咒我嗎?”

顧時琛冷笑道:“不,我這是在實話實說!你阻止我和可梔相愛,就是在作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