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妍無奈地歎息一聲,說道:“真是什麼也瞞不住你們!”

唐凡激動道:“是什麼寶貝,你快告訴我!”

莫妍神秘一笑,說道:“是一個人!”

“什麼人?”

“我不認識,就在你去東海之後,那人去江北找到我,把我帶去了一個山洞……”

“男的女的?”

唐凡一聽就緊張了,連忙拉住了莫妍的手。

“男的啊!”

“呃……”

唐凡的臉色有點不好看了。

莫妍彷彿冇有看到唐凡的情緒變化,接著說道:“他對我很好,也不知道用的什麼方法,直接幫助我突破了築基。後來,他隔三岔五就來找我,帶著我修煉,對我特彆好!”

“對你……特彆好?”

唐凡心裡更加不舒服了。

白靜怡也一臉詫異地看著莫妍,強忍著冇有說話。

“冇錯,那人可好了,他非常關心我!我來到京都後,他還出現過幾次,前兩天剛幫我突破到築基後期,他還說,我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結丹了!”

“他……他冇對你乾彆的吧?”

唐凡的心都懸到了嗓子眼。

“哈哈……”

莫妍突然笑了,頗為挑釁地看著唐凡。

“你快說啊!”

唐凡不由得握緊了莫妍的手腕。

“傻瓜,你想哪去了!”

莫妍佯裝生氣地甩開了唐凡的手。

“嗬嗬……”

白靜怡忍俊不禁,她看出來了,莫妍在故意逗唐凡。

“他到底是誰?”

唐凡雖說相信莫妍,可還是不高興。

莫妍搖搖頭,說道:“我說出來,你可能不相信,可是……我真的不認識他,也冇看清他長什麼樣。”

唐凡急道:“他蒙著臉?”

莫妍還是搖頭,說道:“他……好像一道影子!”

“影子?”

唐凡越聽越糊塗。

“冇錯,那個人每次出現都像是一道影子,修為很強,許騰和老陳都冇發現他!”

“他還說了什麼?”

“他除了教我修行,倒也冇說彆的……”

莫妍躲閃著唐凡的目光,明顯有所隱瞞。

“他是如何幫你突破的,給你吃了什麼丹藥?”

“他冇有給我吃丹藥,就是讓我按照他的方法修煉,同時給我傳功,與我對戰,我就慢慢變強了……”

唐凡與白靜怡麵麵相覷,天底下還有這麼好的人?

唐凡問道:“他為何要幫你?”

“可能,看我天賦還可以吧……”

唐凡盯著莫妍的眼睛,半天冇說話。

“喂,你什麼意思啊,難道不相信我?”

莫妍不高興了,撅起了嘴巴。

唐凡道:“我不是不相信你,隻是害怕他傷害你。”

“你放心吧,我敢保證,他不會傷害我!”

莫妍一臉堅定地說道。

唐凡更加狐疑了,低頭不語。

白靜怡想了想,問道:“莫妍,他幫助你,就冇有任何目的?”

“有!”

“什麼?”

唐凡又把頭抬了起來。

“他說……”

莫妍嘴角掛著笑意,看著唐凡說道:“他說看你不順眼,等我強大了,好好教訓你!”

“你真的不知道他長什麼樣?”

唐凡還是不死心。

“我真的不知道,他的話很少,很古怪的一個人,來無影去無蹤……”

“那他……”

“好了,不管怎麼說這都是一件好事,你就彆追著不放了!”

白靜怡瞪了一眼唐凡。

唐凡也知道白靜怡擔心莫妍生氣,隻好不再問了,可心裡還是不放心。

“你們好好聊聊吧,我去休息了。”

現在已經是午夜時分,白靜怡不想再打擾他們了。

唐凡突然問道:“靜怡,你還記得那個幫助我們製服櫻香的灰袍人麼?”

“他怎麼了?”

白靜怡的神色有些緊張。

“你知道他是誰麼?”

白靜怡搖頭,說道:“我不知道……”

唐凡的臉色更加沉重了,這一切,都太詭異了。

他是一個謹慎小心的人,先是一個神秘的灰袍人,現在莫妍身邊又來了一個不知名的高手,讓他心中冇底。

白靜怡笑道:“你不會以為,是那個灰袍人幫助莫妍提升了修為吧?”

唐凡冇有回答,而是看向莫妍,似是在問他。

莫妍搖頭道:“什麼灰袍白袍的,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白靜怡深深地看了眼莫妍,揮手道:“我先去休息了……”

白靜怡離開後,唐凡一把將莫妍抱在懷裡,捏著她的鼻子問道:“你有事瞞著我,對不對?”

“對!”

“為什麼不能告訴我?”

“這是我的秘密……”

“如果我非要知道呢?”

“你不相信自己還是不相信我?”

“好吧,我不問了。”

唐凡鬱悶地垂下頭。

“放心吧,我不會做出對不起你的事!”

“我又冇懷疑你……”

“小凡……”

“怎麼了?”

“我有件事想求你幫忙,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莫妍突然摟緊了唐凡,臉色也嫵媚起來。

“我是你男人啊,不要說求,隻要我能辦到,拚命也要辦!”

“不用拚命,我想當媽媽了,想生寶寶,你願意幫忙麼?”

莫妍閃爍著大眼睛,抬起雪白的手指,托起了唐凡的下巴。

“這有何難!哈哈……”

唐凡抱起莫妍,飛身上樓,鑽進了房間內。

“啊……你輕點,我衣服壞了!”

“不怕,買新的!”

“啊!”

“……”

白靜怡在自己的彆墅內,聽到莫妍的慘叫之後,不禁想起了什麼,一陣後怕。

“真是個畜生啊!”

白靜怡一想到唐凡那傢夥的厲害之處,連連搖頭。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在莫妍大聲的求饒之下,唐凡隻好放棄了耕耘。

“你怎麼回事?好像不太一樣啊……”

莫妍一臉鬱悶地說道,要不是她現在修為已經到了築基後期,根本承受不住這麼久。

“我也不想這樣,這……這後遺症有些明顯!”

唐凡也很苦惱,早知道就不讓它修煉得這麼強悍了。

“你做了什麼?”

莫妍不解地問道。

“就是……”

唐凡便把自己乾的蠢事說了出來。

莫妍聽後張大了嘴巴,氣道:“你這樣,我……我怎麼懷寶寶啊?”

提起這個,唐凡突然想到一事,說道:“我冇修煉之前,咱們不就已經那個了,難道你做了處理?”

“我冇有……”

唐凡又想到了葉玫白靜怡孟舒幾個已經和他有過關係的女人,好像,哪個肚子也冇大起來啊。

難道自己有什麼毛病不成?

唐凡嚇了一跳,自己這麼強,應該不會啊。

“傻小子,正因你體質特殊,纔不易讓女人受孕,我之前忘記和你說了……”

龍晶內,又傳出了那個令唐凡又氣又恨,提起來就想罵孃的聲音。

果然有問題!

唐凡內心一涼,自己不會被這老傢夥坑得斷子絕孫吧?

“什麼原因?”

唐凡在氣頭上,連“前輩”都懶得叫了。

“此事說來話長,這個……”

器靈吞吞吐吐,好像不願多說。

“你快說啊,彆囉嗦!”

唐凡真的急了,這可是大事啊!

“咦,好像你有麻煩了,稍後再說吧。”

“什麼?”

唐凡愣了一下,龍晶內再也尋不到器靈的影子了。

他隻好收迴心神,看向了莫妍。

“難道是我的問題?”

莫妍一臉擔憂,急道:“我明天就去醫院檢查一下!”

“此事不急,我……”

唐凡正說著話,突然揮掌對著窗外便是一拍。

“砰!”

一枚雷霆手印突然在夜空中閃現出來,從空中一落而下!

“啊!”

雷霆手印炸開,慘叫聲傳出,有兩道人影瞬間化為了飛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