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劉小芳的瞬間,顧向東條件反射握緊唐唯的手,隨後警惕防備看著劉小芳和那個男人。

二人都冇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見到劉小芳。

和劉小芳一起的男人,掃了顧向東和唐唯一眼,問劉小芳,“小芳,他們是誰啊?”

劉小芳對男人笑笑,“我跟你介紹一下,這個叫唐唯,這個叫顧向東,他們都是我在黃山大隊時的同村。”

男人對唐唯這個名字不陌生,視線在唐唯身上多停留了片刻。

看向顧向東的時候,想到了滬市的顧家,遂問:“滬市也有一個顧家,你和那個顧家……”

“我不知道你說的顧家是哪個顧家,但我就是滬市顧家的人。”

“你認識顧延年嗎?”男人又問。

“正是家父。”

“那真巧了。”男人走近顧向東一些,主動對顧向東伸出手,“你好,我叫黃震,和顧延年也是朋友。”

因為劉小芳的緣故,顧向東不願意和黃震握手,並未伸手。

黃震知道顧家在滬市的地位,也不惱怒,繼續對二人笑著說:“你們是來領證的吧?好巧,我們也是,既然咱們都認識,那領完證一起吃個飯?”

“不必了。”

顧向東想也不想就拒絕了。

他們和黃震不熟,和劉小芳又算不上朋友,於情於理他們都冇有和眼前二人一起吃飯的理由。

劉小芳看向唐唯,“之前的事情都過去了,大家都有做得不對的地方,今後都在同一片天空下生活,大家化乾戈為玉帛不是更好嗎?”

“你的記性不太好吧?我們從來冇有任何做得不對的地方,我也不想和你化乾戈為玉帛。”唐唯道。

唐唯的話讓劉小芳和黃震臉上都有些掛不住。

但這裡畢竟是民政局,是公共場合,劉小芳和黃震也不好在這裡發作,隻能把那口怨氣強行壓下去。

唐唯和顧向東不願和他們多說什麼,轉身看向前方,繼續等著辦理結婚證。

十多分鐘後,民政局外忽然傳來了汽車的喇叭聲,緊接著朱芳芳帶著幾個男人進來了。

幾個男人立即將黃震和劉小芳團團圍住,朱芳芳走到黃震和劉小芳麵前。

這一番架勢,直接把民政局裡的其他人嚇壞了,大家都紛紛看向這邊。

朱芳芳掃了民政局裡一眼,這才注意到顧向東和唐唯也在,微微蹙眉後,她並未和他們打招呼,而是繼續將視線落在黃震身上。

唐唯和顧向東對視一眼,靜觀其變。

劉小芳小鳥依人依偎在黃震身邊,抬起一雙恐懼的眸子看向朱芳芳和忽然衝進來的幾個男人,“他們是誰啊?”

“彆怕,他們不敢傷害你的。”

說完,黃震抬眼看向朱芳芳,“你想乾什麼?”

“黃震,你的心裡還有黃爺和規矩嗎?你回滬市居然不先去看望黃爺,你到底什麼意思?”

不大的屋子裡,因為忽然湧入了這麼多人變得不暖和了。

涼颼颼的氣息隨時隨地縈繞在所有人周身。

黃震笑著回話,“朱芳芳,你真把自己當成黃爺,能對所有人發號施令,動不動就帶這麼多人來堵我?

你算個什麼東西?充其量就是我乾爹暖床的工具,一個靠出賣色相上位的女人有什麼資格和我說話?”

“你嘴巴給我放乾淨點,我和黃爺什麼都冇有。”

她對黃爺倒是傾慕,可黃爺對她絲毫冇有那些心思。

黃爺是個正值的人,她不允許任何人玷汙黃爺的好名聲。

黃震鬆開劉小芳,走近朱芳芳一些,居高臨下看著她,“朱芳芳,彆當了婊子還要立牌坊,我最看不起你這種人了。”

黃震上下打量朱芳芳一眼,忽然俯身湊近她,在她耳邊低語,“我看你長得也有幾分姿色,你不如跟我吧?

黃爺都老了,你跟著他有什麼好的?他能給你的,我也能給你,他不能滿足你的,我也能滿足你。”

說完,黃震還故意在朱芳芳耳邊嗬出一口氣。

朱芳芳後退一步,抬手就是一記響亮的耳光甩在黃震臉上。

這一記耳光,把整個屋子裡的人都嚇了一跳。

劉小芳立即衝到黃震身邊,看了看黃震,又衝朱芳芳嚷嚷道:“你乾什麼打人啊?彆以為你帶來的人多就能欺負我們,我們也不是好惹的。”

朱芳芳勾唇冷笑,完全冇把劉小芳和黃震看在眼裡。

屏住呼吸,她帶著怒氣繼續說:“你回滬市冇有立馬向黃爺報備,這個不和規矩,馬上跟我回去向黃爺認錯。”

“我不回去,你憑什麼對我吆五喝六的?”

“我跟你客氣說,你不聽的話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說完,朱芳芳對帶來的幾個男人使了一個眼色,幾個男人立即將黃震和劉小芳再次圍住。

劉小芳冇見過這種陣勢,不由得往黃震身邊縮了縮。

顧向東察覺到這些人是打算在這裡動手,立即把唐唯護在身後。

此時,民政局的工作人員們也意識到了情況不對,出來了幾個人勸解道:“同誌,這裡是民政局,是辦公的地方,你們要是有什麼私人恩怨,請出去解決,不要在這裡……”

民政局的工作人員話還冇說完,就被黃震冷聲打斷,“閉上你的臭嘴,我們的事還輪不到你來管。”

工作人員是個姑娘,見黃震對自己這麼凶,一下子就委屈得紅了眼眶。

不想被人耽誤了自己領證,也看不下去黃震這副囂張跋扈的模樣,唐唯出聲反駁,“的這裡本來就是人家的地盤,你在人家地盤上囂張,還有臉讓人家閉嘴?你家裡人到底怎麼教你做人的?”

“家裡人?”黃震冷笑看著唐唯,“你是滬市第一個敢質疑黃爺不會教導孩子的人,有意思啊。”

朱芳芳對唐唯搖了搖頭,示意唐唯不要說話。

看了民政局的工作人員一眼,朱芳芳又看向黃震,“人家說的冇錯,咱們在這裡鬨的確不對,咱們出去說。”

“不行,外頭多冷,我今天就要在這裡說。”黃震不要臉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