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肉身這麼強?怎麼可能?難道是大圓滿強者的意誌威能輔助?”一身火紅色錦袍氣質高貴的朱雀族長也是忍不住驚疑開口,實在是周成太過恐怖了,他不得不這樣猜測。

一旁的穿著虎紋長袍的白虎族長也是忍不住眯眼道。

“大圓滿嗎?不是冇有可能!他太強了!二哥可是有著主神器鎧甲在身,攻擊同樣有主神器拳套,竟然都無法真正傷他。硬拚主神器,這等強悍的肉身,可能性不大。”

因為周成用上了法則攻擊,並冇有使用真正的本尊的力量,就是蓋斯雷森他們都不知道周成的真正身體力量的強大,更不知道周成的極限實力如何。

“大地法則,水元素法則,這些都是物質攻擊,而且都是感悟融合了五種玄奧以上的修羅或者府主實力。你們說他的靈魂手段怎麼樣,等一下我倒要看看他是否能夠擋得住我的攻擊。”朱雀族長說著便準備上場和周成動手。四神獸族長中,論靈魂手段修煉火元素法則的她可是最強的。

而且,她還有著她母親神獸朱雀賜予的攻擊主神器,物質攻擊同樣強得可怕。

周成能夠徒手接下自己一拳,玄武族長便明白自己奈何不了他,見朱雀族長出手,也便閃身退下了。

“朱雀族長?”周成嘴角含笑的輕眯眼看著那火紅色錦袍氣質高貴的女子。

“你來的正好,現在輪到你了,希望你能夠給我一點驚喜!”

“放心,我絕對會讓你驚喜的。”朱雀族長也不客氣,他知道周成很強!

說完,朱雀族長就拿出了他的攻擊主神器,一陣熾熱的的熱浪氣勢席捲四方,主神器的威勢一覽無遺。

“哦?原來是攻擊主神器,冇想到你手上還有這樣的好東西,看來當年四神獸對你們這些兒女是真的好,你們身上的這些裝備都比一些府主好上不少。”周成看著朱雀族長手中的主神器笑道。

這個時候周成也發現了,蓋斯雷森他們論法則感悟融合比之自己差了不少。

雖然他們的原本實力也達到了修羅的層次,也就長著先天優勢和主神器輔助,才達到府主層次,不過在這一層次中也算不上太頂尖。

想要通過和他們交手讓自己在法則玄奧融合上有些觸動,根本效果就很有限。

所幸,不如放開手腳痛苦打一場,也許能夠讓自己有些觸動。

“這就是為什麼大家都想要當主神使者的原因。”朱雀族長淡淡的說道。

“說的很有道理,當上主神使者,最起碼身上的裝備能夠好上不少,甚至實力能夠在上一層!”周成很是讚同朱雀族長的話,而且這也是這個世界上最為直觀的事情。

“廢話少說,接我一招!”朱雀族長冇有再廢話,直接手持主神器火神矛,對著周成刺了出來!

一道火柱從火神矛中直射周成而來,火柱不大,但是周圍的蓋斯雷森他們都能夠感受到炎熱的氣息。

距離最近的周成更是能夠明白這道火柱的強大,更是知道這火柱中心溫度的恐怖。

這時候周成也冇有托大,身上的衣服從土黃色變成了紅色,變裝完成之後。

周成又是一拳打了出去,同樣是一道火柱打出來,直接對上朱雀族長打出來的火柱。

轟隆隆

兩道火柱相碰撞,造成一道炎熱的熱浪朝著四方盪漾而去,而周成兩人的火柱居然不相上下。

片刻之後,兩道火柱都消耗殆儘,兩人最終也都是冇能分出勝負。

“你居然還修煉了火係法則,甚至你的火係法則不下於水係法則和地係法則?這怎麼可能?”朱雀族長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周成,這樣高手他們都冇有見過!

不僅僅朱雀族長震驚周成的火係法則,就是一旁觀看的蓋斯雷森他們都震驚的張大嘴巴。

周成給他們的意外實在太大太多了,他們都不知道周成究竟是否還有其他的冇有出手,這纔是最恐怖的。

“你們不行,不代表彆人不行,這僅僅是我的冰山一角,接下來我可要出手了。”周成說完就動手。

“火體術”瞬間出現,帶著火花瞬間消失,周成朝著朱雀族長一拳打了出去,周成想要近身作戰。

朱雀族長也不甘示弱,她還是不能相信眼前這一位居然在火係法則上還能夠和她一拚。

於是,朱雀族長對著周成再次用火神矛刺了出去。

不過這次朱雀族長也冇有單純的刺出去,而是朝著周成攻擊過去。

扭轉身體,朱雀族長如同龍捲風的轉速一般,朝著周成急速刺了過去。

一陣金屬碰撞聲傳來,周成的拳頭對上了火神矛,他的拳頭就是一把堅硬的武器。

這一次的碰撞直接將周圍大氣都震出來一代真空帶,就是周圍的空間都出現了不穩。

這還是地獄神位麵空間壁壘穩固一些,如果在玉蘭大陸這樣的物質位麵,碰上這樣強大的攻擊,空間早就破碎了。

即使是擁有主神器火神矛,最後與周成的對拚中,朱雀族長還是落於下風。

雙方碰撞之後,朱雀族長僅僅堅持了不到一秒鐘,就被周成打飛了。

周成僅僅是後退了十步左右,而朱雀族長卻是被周成一拳聯同火神矛打飛了百裡之外。

朱雀族長感受到身體一陣氣血翻湧,差點就吐血受傷。

強忍著不適,朱雀族長來到周成麵前,周成也冇有再次出手,而是靜靜的看著朱雀族長說道。

“你應該還有其他的手段,咱們也就彆彼此試探了,拿出你最強的攻擊手段來吧!”

“好,那你就先接我一招靈魂攻擊試試吧!”朱雀族長輕點頭,說著已是雙眸中火光大盛。

迷濛火光化作了一縮小版的虛幻朱雀神獸般,閃電般靠近周成,直接冇入了他的體內。

渾身微顫的周成麵色平靜看著朱雀族長,幾個呼吸的功夫之後,不由咧嘴一笑道。

“朱雀族長的靈魂攻擊手段的確厲害,可是比之墨思還差了很多。”

“墨思?”朱雀族長聽得秀眉一蹙,隨即猛然想到什麼般美眸微瞪。

“汨羅島的墨思?你和他交過手?”

周成點頭一笑。

“不錯!在靈魂一道上,他的成就可是僅次於大圓滿上位神的。”

“罷了,我奈何不了你。”朱雀族長略顯無奈的搖頭退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