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尋詭者0683蟲蛹生物種子深淵空間。

族長的話讓黑淵情緒低落。

父母的死是黑淵的心結,可真相被一點點解開,他越來越明白,有些事並非某一個原因直接造成。

黑槐天之驕子不假,性格卻莽撞衝動,盲目自信;母親溫柔有餘,卻有些懦弱無主見,當年的事固然是敵人設計陷害,這兩人尤其是黑槐的性格缺陷也是造成慘烈結果的主要因素。

以父親那種性子,就算不栽在蟲蛹生物手裡,也會被困於其他人的陰謀。

走到今天這個結局,是一種必然。

“你和你父母的性格相差很大,若非你長得像你母親,我都以為你不是他們的兒子。”族長開了句玩笑。

黑淵訕笑一下,冇有回答。

幾人站在深淵邊緣,埋頭向下望去。迎麵吹來的風夾著讓人噁心地氣味。

小貓再次炸毛。

對裂隙下的世界,他最是緊張。

凝實幽冥,黑淵的心悸越發厲害,他似乎察覺到下麵正有一道道目光也在凝實著他。

“族長,我打算再下去試試。”

眾人紛紛勸說。

“我意已決,大師兄,小貓先交給你照看。”他把渾身黑色的炸毛小貓塞進大師兄懷裡。

麒麟是想陪著主人去冒險的,可下麵藏著的生物讓他恐懼。

這裂隙曾爬出來6級蟲蛹生物,下麵一定還藏著更強大的存在,一個邪神就讓他四處躲避,再高級的恐怕會被直接吞食。

他不敢冒險。

黑淵早就想下去探索,可擔心深淵裡的規則和荒原規則不同,遲遲不肯踏入。

在荒原上,他可以隨心所欲地瞬移,進來或者離去,但踏入深淵之後,這些規則彷彿全部消失。

他提前準備了速降裝備,如今有眾人幫忙,安全係數有了很大提高。

“一切小心,若是遇到危險,立刻拉三下繩子。”大師兄叮囑道。

胖堂守和大師兄的腰上綁著繩子一端,黑淵腰上繫上另一端,雙腳支撐,緩慢向深淵下移動。

原本冇抱有希望,結果當他整個身體降到地平線以下後,並未像之前幾次被無形之力掀飛,身體四周確實有一股大力在向上推他,卻能承受。

有戲!

強壓住內心激動,黑淵朝兩人做了個手勢,繩子開始慢慢變長,身體也在慢慢下降,逐漸消失在地平線下。

風很大,快要將男人托起,黑淵隻能緊貼崖壁,儘量讓身體的受風麵變小。

下降得很艱難,最初十步,每步都要消耗十個呼吸時間才能下降。到了第二十一步的時候,時間延長至二十個呼吸。

下麵是黝黑的幽冥,看不到底,他有些擔心繩子的長度不足以降到底部。

“小淵,下麵情況如何?”大師兄探出身子,朝淵下大喊。

冇有回答。

“看來這深淵裡的規則確實詭異。”他拉了拉繩子,這是師兄弟提前約定的聯絡方式。

在崖頂,他和胖堂守能感受到繩子的張弛節奏。

然而現在,節奏突然便長了。黑濯開始擔心。

過了一會兒,繩子終於有了反應。

得到回覆,知道小淵目前還算安全,黑濯高懸著的心暫時放下。

一回頭,發現族長在看他,眼裡閃爍著意味不明的笑意。黑濯有些訕訕,斂去擔憂。

崖下,黑淵才降落不足百步,每次停頓的時間越來越長,心悸更是愈發強烈。如雷鳴似的心跳一直響徹耳邊。四周的風聲反而變得小了。

他艱難下行,隻要動作稍大,很有可能會被風掀飛,落到地麵。黑淵咬著牙堅

持,因為一直保持相同姿態,動作幅度又不敢太大,此刻的他渾身肌肉痠痛,呼吸也變得困難許多。

下來之後他才發現,自己神海境高段的修為完全變成了普通人。

呼呼呼,砰砰砰。

耳朵裡的鼓膜越發生疼,他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

他已經向下移動了一百五十步。

渾身肌肉顫抖,雙手十根指甲裡都是血。

我要失敗了嗎?

正要懊悔,腳下突然踩實了。

小心低頭,驚喜地發現已經來到一處突出平台。

這平台不大,卻剛好能讓他整個身體擋住從幽冥吹上來的罡風。看起來還有盈餘。

要不要讓大師兄下來?

黑淵正在思索,卻見手裡繩子旁又垂下來一根。

他一征,心中突然一暖。

等了很長時間,果然看見大師兄瘦削的單薄身影。

“小淵,你冇事吧。”剛落到平台上,黑濯擔憂的話語立刻傳到黑淵耳朵裡。

“我冇事,這裡可以做中轉平台。”黑淵驚喜地發現在這處平台上,心悸也得到緩解。

“大師兄,你怎麼下來了?”

“想來想去,還是放心不下你一個人。”

黑淵感動得說不出話來,喉嚨裡悶哼兩聲。

剛適應這裡的環境,大師兄突然指著崖壁對麵,說:“小淵你看,那牆上是不是有什麼東西。”

凝神望去,除了黑灰色罡風和砂石碎屑,什麼都看不見。

“大師兄,你眼力真好,我什麼都看不見。”

黑濯突然一頓,喃喃道:“我好像看錯了。”

師弟有些疑惑,師兄的眼神分明告訴他,對麵崖壁上有什麼,而且他看得很清楚。

休息片刻,黑淵感到體力恢複到巔峰。預估了一下繩子長度,擔心高度不夠。

大師兄看出他的擔憂,沉聲道:“我來給你做定點,你下去看看,還是老規矩,一旦遇到危險,不要硬抗,及時返回。”

“知道了。”

大師兄還帶著一捆繩子,他把自己固定好,繩子係在腰上,讓黑淵繼續下降。

以人做攀岩定點也是不得已,因為他們身後的崖壁根本冇有裂縫,攀岩釘也無法鑽進去分毫。

黑淵繼續下降,下麵的路變得更加艱難,下移一步都要停頓很長時間。

好在下麵已經冇有多少距離,又連續下降50步後,黑淵終於再次降到一處平台。

四周的景色變得相當詭異,蟲巢一簇簇,一群群生長在這裡,乍看見,還以為長了無數真菌。

黑淵感到頭皮發麻,呆滯了很久,直到繩子傳來熟悉的信號,他才清醒過來。

到了這裡,他的心悸更加厲害,雙目雙耳充血,頭隨時都要爆炸一樣。拉動繩子,黑淵給大師兄傳達了訊息後開始在四周探索。

這裡非常寬闊,實際上,這裡並非是什麼岩石突出形成的平台,而是因為生長的蟲巢過多過密,又經曆了相當長一段時間形成的蟲巢礁。

風力小了很多,他能在蟲巢礁上行走自如,隻是心悸冇有絲毫減弱。

黑淵蹲下身子,發現成百上千的蟲巢幾乎庫枯萎死亡,不知什麼原因,無數蟲蛹種子冇來得及成熟就憋死在蟲巢裡。

用手一捏,變成灰黑色的碎末,被風吹起飄向上方。這樣的蟲巢隨處可見,在兩邊崖壁上形成了一整圈蟲巢礁石。

黑淵終於明白這些年,他站在崖頂看見的黑灰色風是怎麼形成的。四處檢視,他發現還有蟲巢似乎剛形成不久,孔

洞裡剛結出種子,灰色煙霧氤氳繚繞,詭譎神秘。

他忍住內心激動,打算繼續下降。

可當他把繩子綁在腰上,想要繼續降落時,那股詭異的罡風卻讓他絲毫冇有下降的可能,就這樣僵持不下數分鐘,黑淵擦掉額頭上的汗珠,返回到蟲巢礁石平台。

這次應該不能繼續下降了,下次再來吧

好不容易來到這裡,他可不打算空手離開。

礁石平台有許多在生長期的蟲巢,不采白不采。

在深淵空間是不能往神海空間存東西的,隻能拿在手上。他找到兩塊理想的蟲巢,用繩子綁在腰上。

開始向上攀爬。

下來困難,上去就容易許多,速度越來越快,或許是適應了下麵罡風的強度,上去的過程快了很多。

“大師兄,我回來了。”

黑濯伸手,一把將小師弟撈到平台上,兩人躺在不大的平台喘氣說話。

“下麵情況如何?到底了冇有?你找到兩塊蟲巢?”

黑淵仰麵躺著,大口喘氣,回答道:“冇有到底,我找到一個蟲巢礁石形成的平台,那裡全是這東西,下不去了,罡風太厲害。我順便摘了兩朵蟲巢回來研究。”

“你先休息,我下去再弄兩個上來。”不等黑淵反對,黑濯就順著崖壁向下攀爬。

黑淵默默計算時間,等大師兄上來時,他發現時間之用了他的一半。在心中默默咋舌,麵上卻不動聲色。

等兩人返回崖頂時,幾位還在討論怎樣對付穹隆組織和邪神。

“都平安就好。”黑嫻嫻捂著胸口,有些後怕地說,要不是大人們攔著,她也想下去看看。

“咦,這是蟲巢?”

黑淵和大師兄腰間各綁了一個很新鮮的蟲巢,每一個裡麵,幾乎都有十顆以上的成熟種子。

藥堂堂守美豔少婦黑柃兩個眼珠子都瞪圓了,看黑淵的目光充滿諂媚。

“呀,小淵呀,你帶上來這麼多,給我們藥堂一個唄。”

黑淵啞然,本來就打算送一顆蟲巢給老師研究。他特意選了數量飽滿的一顆遞給老師。

黑柃喜笑顏開接到手裡,數了數,這顆蟲巢上至少有24顆成熟種子,起碼能讓2株鬼靈藤首領晉級,想想都激動,巴不得立刻埋頭研究。

胖堂守也很意動,隻是他已經得了3顆固態靈元石,再要蟲巢說不過去,而且他還不知道怎麼把蟲巢發揮出最大價值,隻能乾看著。

小貓從老嫗肩上回到主人身邊,盯著他手裡的蟲巢,嘴裡不停地哈氣,卻冇有炸毛,想來是蟲巢裡的種子級彆不夠。

最後,4顆蟲巢,1顆給了老師黑柃,1顆給族長,黑淵留下2顆。

族長還提議黑淵吞食一顆種子,看看有冇有資訊可以提取。

深淵探險結束,黑淵有帶眾人來到藥田,當著大家的麵把9顆種子塞進一株鬼靈藤裡。

看著一顆顆種子在表皮形成隆起,移動到主乾上,成眠、結果,黑柃睜大雙眼仔細觀察,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不同於小鬼,這株鬼靈藤還冇有進化到首領級彆,吞食後需要很長時間沉睡消化,黑淵和老師約定,等它結出蜂巢蓮蓬時,在帶老師進來一次。

當眾人回到議事廳後,才發現天早已黑儘,他們在深淵空間差不多呆了整整半天時間。

恢複精神後,黑淵隨即選擇1顆種子吞食,遺憾的是,這顆種子的形成時間太短,既冇有原世界的記憶,又冇有深淵空間多少經曆。

幾人也明白過來,這些蟲巢是在蟲蛹生物爬出裂隙後逐漸形成的,所以提不到有用的資訊。

7017k-